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6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告別式互助會




聽聞一位好友的父親往生,幾個朋友相約一起去他家裡捻香致意。往生的這位長輩是一位社運圈中素有名望的人,一生捨己為人,追求正義公理義無反顧,令人景仰。

聽聞一位好友的父親往生,幾個朋友相約一起去他家裡捻香致意。往生的這位長輩是一位社運圈中素有名望的人,一生捨己為人,追求正義公理義無反顧,令人景仰。
在簡單而肅穆致意後,我們開始討論起告別式的籌備工作。說起告別式籌辦,我們幾個可說是半個專家,因為今年年初,我們才送別了一位長期並肩奮鬥的同志,那場盪氣迴腸又與眾不同的告別式,讓這位在他短暫生命中一直默默奉獻的朋友,終在告別式中被大家完整而清晰地認識,並得到了他理應享有的尊敬與哀榮。聽說到場的貴賓們,有人在打聽主辦團隊的背景,希望我們能為其他民主烈士的追思紀念會來操盤,有人則是立刻指定我們承辦他未來最後的儀式。


不要說是別人,連我們自己也是。在經歷了這樣的過程,每個人心中都抱著期待,希望自己有這麼一天的時候,也會有一群人可以幫忙辦出一場既符合自己生命情調,又讓人深深追憶的最後告別。

不過,要怎麼確保這件事會發生呢?


「我們來組個互助會吧!會員有參與籌辦其他會員告別式的義務,並享有終生一次被服務的權利。」甲君這麼提議,在場的人在笑聲中紛紛表示贊同。


不過,有了年初的籌辦經驗,我們也深深體會告別式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必須在缺乏往生者的指導下,判斷出他對於告別式形式內容和治喪委員名單的意願,並寫出生平事略,以讓他生命中某個階段的友人能更理解他一生的全貌。年初那一次,剛好是由我負責撰寫生平事略和年表,幾個夜晚在眾多親友提供的資料中抽絲剝繭,還要反覆驗證其中相互衝突的訊息,真是寫得嘔心瀝血。


「所以為了體貼活著的朋友,應該規定加入的會員,要至少養成寫週記的習慣,並開始有規律地整理自己的照片和影像。」這是我的提議。


「我早已經在整理自己的照片了,不過,」乙君說:「還是趁活著先把不能給你們看的刪掉,以免走了以後被你們拿去亂用。」


唉喲,老兄,你也別這麼杞人憂天,我們也是有品味的人,更何況告別式的目的之一,就是讓每個人生前看起來都像大好人,不是嗎?


「這樣啦,我的生平事略我自己寫,每年update一次,幫你們省點事。」丙君很體貼地表示。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換來一陣沈默,然後才突然聽到有人迸出這麼一句:「可是我們沒說一定會用喔!」


「哈哈!用也可以啦,」甲君開玩笑說:「但是在最後我們會註記說『以上內容不代表治喪委員會立場』!」

如果真的可以這樣做,那一定是台灣僅見的最驚世駭俗的訃文。但我想到一個更勁爆的作法。

「我們也可以自己寫一個生平事略底稿,然後放在網頁上做個Web 2.0版,像Wikipedia那樣開放修改權限,請親朋好友指正補充,共同撰寫,看看最後會長成什麼樣子。」

「那我想等你的版本定稿後,應該會很精彩,」丙君不甘示弱地反擊:「而且你的未亡人看完後,可能會連告別式也不想幫你辦,直接用草席捲起來丟在山上就好了!」

說的也是,聽起來這Web 2.0版生平事略的主意似乎有點危險。

我們倒不是無聊到在靈堂門口隨便亂開玩笑,實在是生命中越嚴肅的課題,就要越輕鬆以對啊!聖嚴法師不是說過,要「歡喜看生死」嗎?不過,一群四十上下的人居然這麼會辦告別式,實在不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所以,真希望周遭的朋友都能無病無痛,身體安康,長命百歲。


但身體最健康的那個人,可千萬要記得為組織吸收新血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