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07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無趣的瘤





他躺在手術台上,讓護士的雙手在肚皮上順著消毒肥皂恣意遊走。

 

護士小姐的臉孔很嚴肅,就像是在家裡洗碗盤一樣地不會有任何表情。他則是因為怕癢而很想大笑,但不敢笑出來,基於對醫療人員的禮貌,連想笑的表情都用力把它忍住。

 

有一雙女人的手在他身上抹肥皂,竟然會顯得如此滑稽,這是他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事。

 

他才高二,還沒經歷過的事很多,包括肚子裡的這顆瘤。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發現了身體裡有這麼一個看不到、但摸得到的不定時炸彈,就長在肚臍的旁邊,每次咳嗽打噴嚏甚至大笑,就會讓他痛得趴在桌上說不出話來。

 

醫生診斷時說,很明顯地是在皮的下面肉的上面生了一顆瘤,割掉就好了。他一聽到瘤,本能地立刻問醫生會不會是惡性的。畢竟,連續劇裡面很多人都是這樣死的,特別是男女主角,或者他們至愛的爸媽,佣人或鄰居可沒有資格得這種病。

 

「這得要拿出來化驗了才知道。」醫生的回答果然和連續劇裡一樣。他,馬的,就是愛搞神秘。

 

這也就是為什麼他現在躺在這裡,讓一個女人清洗他的肚皮。

 

護士的雙手離開了他的肚皮,然後是一陣粗糙感接踵而至。感覺上,那像是一塊菜瓜布在摩擦塗滿肥皂的部位,擦得皮膚相當不舒適。咦?妳真的以為是在洗碗嗎?他慶幸還好剛才表現得十分自制有禮,否則一旦護士小姐氣到刷起鍋子來,就不知道有多痛了。

 

但這擔心實在非常多餘。比起手術刀,菜瓜布還只是前菜而已。

 

醫生終於走了進來,摸摸他的肚皮,按了按那顆瘤的位置,問他痛不痛。他問說如果不痛是不是就不開刀了。醫生開玩笑說是如果不痛就不必打麻藥啦。他只好趕緊說很痛很痛,於是一連兩針麻藥就這樣打進他的肚皮。

 

打麻藥當然也是痛的,但他以為麻藥一給他打下去,一切就會在毫無知覺當中進行。可惜沒有,他意識清醒,而且清楚地感受到肚皮被一刀一刀的劃過,切出一個傷口,然後傷口被撐開,終於手術器具伸進裡面開始胡攪一通。

 

並不是麻藥失去了效力,他沒有疼痛感。只能解釋說,肚皮本來就是身體的一部份,它的撕裂仍然會透過震動的方式牽動他全身的神經,找到他的大腦;又也許,是因為刀片在割肉時所產生的那類似刮刮樂的聲音,清楚地傳進他的耳朵裡。

 

他全身僵硬了起來,忍不住緊閉眼睛。黑暗中,初二生物課解剖過的那隻青蛙彷彿在向他揮手。

 

接著,他感受到他的肚子裡正在進行類似割稻的工程,但很快地醫生的左手就出現在他的眼前,一個鑷子夾住一個像是生的雞肝一樣的玩意兒:

 

「就是這個。要不要帶回去做個紀念?」

 

他搖搖頭。手術的緊張感讓他覺得自己有點虛脫,完全沒有高二男生應有的氣概,但終於是擺脫了那個痛死人的累贅了,這一點讓他振作了不少。

 

在一陣縫合肚皮的沙沙聲後,手術宣告成功,護士扶他坐起來。他看著自己的肚子,在肚臍旁邊多了一條不到三公分像拉鍊一樣的傷口。奇怪的是,傷口中間突出一小截橡皮管,護士向他解釋,這是為了要幫助肚子裡的血水排出。

 

很有趣的設計,他想,原來身體打開後可以不用完全密封回去。

 

之後有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他都覺得自己的內臟和外面的空氣是相通的,就好像地窖的窗子忘記關一樣,原本應該塵封在黑暗中的東西,偶然間品嚐到新鮮的空氣。

 

才高二的他,經歷了一個手術,短暫地成為班上的風雲人物,成為家裡的唯一可以睡覺開冷氣的特權份子。但很快地,橡皮管和縫線被拆除,傷口癒合後血水不再湧出,他也被踢出了冷氣房,同學們又開始和他打打鬧鬧。最重要的是,瘤是良性的,而且一輩子不會再復發。

 

就像所有高二時發生的事一樣,沒有什麼會影響你一輩子的,一切都無趣得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