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1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日本民宿初體驗





有一個懂日文的好朋友,願意幫我在一個日本網站上以會員的身份來訂房間,解決我日本旅行時的住宿問題。由我自己在網站上看著日文抓瞎,他來下訂。就這樣子,我誤打誤撞地來到了伊豆市這家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小民宿。

有一個懂日文的好朋友,願意幫我在一個日本網站上以會員的身份來訂房間,解決我日本旅行時的住宿問題。由我自己在網站上看著日文抓瞎,他來下訂。就這樣子,我誤打誤撞地來到了伊豆市這家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小民宿。

如果像我一樣不懂日文的人,光從網站上的照片,一定看不出這是一家民宿。照片中幽雅的露天風呂、精緻的套餐,怎麼看都覺得是很不錯的飯店。至於沒有貼出房間的照片我當時覺得根本不是問題,反正日本旅館的房間大多很普通,特別是對我們只出得起這種價錢的客人來說,哪裡還敢挑剔房間?

我在前往伊豆的火車上,端詳著訂房網站寄來的確認信,開始覺得苗頭不太對。這間旅館的名字,用片假名寫的,我怎麼讀,都覺得像是英文的pension。不是hotel,不是inn,而是pension

心頭隱隱覺得大事不妙了。老婆大老遠地來日本看我,我卻為了省錢,帶她住在可能連獨立衛浴都沒有的民宿房間裡,這筆帳,回去不知道會怎麼跟我算。

火車從大阪出發,到了靜岡縣三島車站,再轉車來到位於中伊豆的修善寺站,已經是下午一點。在日本旅行最大的困擾是:從都市到鄉村,日本人的英文也從「不太靈光」降到「完全沒有」。所幸,人的熱情卻是不減反增。在當地旅遊公司的櫃臺前,幾個男士們用英文單字和日文漢字外加比手劃腳,告訴我該搭的客運(3號或4號)以及該下車的站名(湯之國會館),加上下車後熱心的路人指引(當他們指著「看板」,說出「扛棒」的發音時,我發現在日本台語也實在很好用),我們順利地來到了此地──Pension Green River

沒錯,這裡絕對不是飯店,而且走進去後的感覺,其實更像青年旅社。大廳的某個角落擺了一整櫃子的漫畫,幾台遊戲機,一台公用的電視與DVD,餐廳整齊但平淡無奇,裝潢的風格就是日本人鄉下房子的放大版。一時間,我幾度想要轉頭退房,但一方面不願意被扣罰金,一方面也被民宿裡的人和善的態度所「感化」,才決定既來之則安之。

原本以為,一開始遇到的那個在整修著不知道是什麼房舍老先生是民宿老闆,後來才知道真正的主人,其實是一對年輕的小夫妻。有意思的是,兩個年輕人完全不會說英語,但似乎是擔任雇員的老先生,說起英文倒是溝通無礙。老先生就這樣幫助我們進入狀況,參觀三間隨時可以獨立使用的露天湯屋、讓我們自己挑選房間(真的不是每間都有廁所,還好我們這間有),並向我們簡介晚餐的菜色和價錢。就這樣,我們正式check in 在日本旅行第一次住的民宿裡。

我必須說,住民宿這樣的地方,你的確需要花一點時間,去放下所有對旅館的依戀,讓自己不再留戀那裝潢典雅的櫃臺、筆直的走道、成套的盥洗用具、舒適的浴袍、上網的設備、還有不知道幹嘛要塞得那麼緊的被單。如果可以割捨這些,住民宿其實是一件像是喝老酒、越陳越香的事情。好事,一定會慢慢出現。

我們遇到的第一件好事,是可以兩個人單獨使用的露天溫泉屋。這裡三間可以看到河景的湯屋,隨我們任意使用,湯屋的設備雖比不上陽明山的春天酒店,但景致有過之而無不及。最重要的是:終於可以和老婆在溫泉中坦誠相見,而不是在男湯與女湯的入口處依依不捨地告別。比起大飯店,這一點就加分不少。

第二件好事,是好吃得令人驚嘆的晚餐。我們訂晚餐時,心裡本來有點不情不願,因為費用一點也不比飯店低,不同的套餐也要一個人兩千多到三千多日幣。但是附近沒有別的餐廳,只好抱著一種被綁架的心情訂了下去。但是當菜一端上桌時,我們立刻領悟:絕對不能小看日本民宿的菜色!焗烤的前菜和漬物不說,光是那隻帶著濃濃蟹膏的清蒸大螃蟹就讓人允指回味,西式冷盤鮭魚片調味得恰到好處,北海道牛排軟嫩地讓人想再來一塊,還有日式料理不可缺少的生魚片和烤魚。我只能說,這並不是來日本吃最貴的一餐,但絕對是吃得最滿足的一餐。

當我走進廚房向老闆要第二碗飯時,看到他正在幫其他客人料理食物,專注的眼神和精準的動作讓我不敢輕易出言打擾。很難想像,緯來日本台裡面經常播出的題材,那種在日本鄉間的小民宿中,藏著一個年輕的料理達人,手藝完全不輸給知名餐廳的廚師,這樣的情節就在我眼前發生。

還有一件,就是民宿主人的親切感。儘管語言無法溝通,但男主人還是會照顧每個客人的感受。晚餐前他看到我們,很熱切地指著我們問「You…」,然後用兩隻手掌放平比著脖子的高度,一看就知道他是在問我們:「洗過溫泉了嗎?」所以我也很爽快地回答:「Yes! Good bath!」這時候就不要再賣弄英文文法了,跟日本人用單字溝通反而比較快。

晚上泡過第二次溫泉,民宿主人和朋友們在餐廳喝著啤酒,還很熱情地邀我們過去一起聊天。真的很妙!他們怎麼一點都不覺得不懂彼此的語言會是一個問題?盛情難卻,只好加入,所幸那個老先生也在,幫忙翻譯。他們告訴我們,現在是春天,後院裡的竹筍經常冒出來,明天早上我們可以體驗挖竹筍的樂趣。這也許是他們一種招待客人的方式吧?我們很高興的答應了。實在不是特別誘人的邀請,但是面對這麼可愛的人,重點不是那顆竹筍,而是溫暖。

就這樣,在民宿裡的一個清新早晨,兩個台灣城市土包子挖著竹筍,並且得到免費的咖啡和後院裡摘下兩顆硬硬的橘子當獎品。再次泡了溫泉,充分地利用完三間不同的湯屋後,我們有點不捨地打道回東京。

離開的時候,前一天走進大門時的猶豫、甚至是一點點反悔,完全不復記憶。多慶幸我們來過這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