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6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面對現實吧!就是總統制




我一直覺得,馬英九這個人有意思極了。

 


一個現代而洋派的外表下,藏著一個古典與守舊的腦袋。當時代的步伐走到總統直接民選時,他主張「委任直選」(真是放屁!既然「委任」哪裡還叫做「直選」?);當政黨已經輪替到第二次,所有的威權都被踩在腳底的時候,他老兄恢復軍人讀訓。突兀的行動,卻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政治計算的好處,我只能假設這是他內心真摯的心聲,他永遠不打算改變的信仰。

 


也因此,我從不懷疑他在慈湖和頭寮所掉下的眼淚,有一絲絲的虛假之意。有人看著「海角七號」流下滿足的淚水,廣告上的女孩兒看著達美樂披薩流下感動的淚水。我自己,在Fleetwood Mac的演唱會上也激動得熱淚盈框,那我們還有什麼資格批評馬英九在謁靈時頻頻拭淚呢?

 


一切都是信仰。我信仰復合後的Fleetwood Mac,他信仰漂白後的老蔣與小蔣,如此而已。其實,如果馬英九不當總統的話,他就算去慈湖唱孝女白琴,我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但問題是,他現在真的變成了總統,我們的總統,我的總統。我生活中所有大小事的主管機關,這些機關的長官們,還有長官們的長官們,他們的長官統統都是馬英九。他和我以及所有人,已經沒有辦法毫不相干。馬英九的信仰,可能會變成這個國家的路線;馬英九選舉時開出的好幾拖拉庫的支票,可能會變成我的生活。所以我沒有辦法繼續認為,馬英九的信仰與我無關。

 


我對於馬英九對中華民國雙首長制的信仰,相當有意見。馬英九選舉的時候,說自己要做一個「積極」的總統,而且開了許多競選支票;但是一就任,就開始說總統的職權只限於兩岸外交國防,其他的部分是行政院長的事情。沒錯,這的確是一部份人傳統上的對憲法體制的解釋,但很不幸的,這不但已經過時,而且是不符合民主原則一種說法。

 


如果一個民選總統在就任之後,對於國家大政只在某個範圍才有權力,而行政院長才是「最高行政首長」,這無可避免地會產生以下這些問題。第一,他的競選支票是否實現,我們對他無從過問;如果六三三跳票,人民只能去找劉兆玄算帳,因為馬英九認為經濟議題不是總統的權責。第二,行政院長掌管國安大政之外的所有政務領域,等於是半個總統,但是他沒有任期、沒有民意基礎、不必國會同意,只需要去立法院耍耍嘴皮子敷衍立委,如果總統真的無權指揮,那豈不毫無制衡力量?

 


現實上,九七年修憲後,行政院長不必國會同意,他唯一的授權來源只剩下民選總統的任命。任命他的人,就是他的老闆,這無庸置疑;而做為行政院長的老闆,總統不可能對於行政院長的政務領域有任何免責,就像是董事長也要為總經理的作為向股東負責一樣,這也無庸置疑。

 


既然如此,馬英九可以宣稱他只負責兩岸國防外交,其餘的都是劉兆玄的責任嗎?當然不行!劉兆玄就是你的責任,作總統的怎麼可以不認清這一點?阿扁當初很清楚這個道理,所以他什麼都管,對於那些指責他干預行政的說法嗤之以鼻;因為如果民進黨執政做得不好,大家也只想找阿扁算帳,懶得去計算這是那個院長的責任。人民投票給總統,所以總統負全責,清清楚楚,這道理馬英九想不清楚嗎?

 


也許他不是想不清楚,只是天生不愛沾鍋,想逃避責任。就像很多影視明星出包了就推給經紀人,推給星媽,推給大環境一樣。但這種逃避恐怕連騙自己都沒什麼說服力了,民怨如潮,馬總統再心不甘情不願,也只好站上第一線。

 


看看不過是一個颱風,馬英九就要去災防中心視察好幾次;股市慘跌該如何解救,要不要停徵證交稅也必需到總統府拍版定案;經濟衰敗看不到谷底,連副總統蕭萬長也只好親上火線。

 


真的該你負的責任,終究是逃無可逃。總統民選,與人民訂契約,任命並授權院長執行,最終決斷由總統拍板,這可是清清楚楚的總統制!馬英九,你真的不懂嗎?

 


我相信那個不長進的總統府還是會想出一套說詞:「馬總統只是去『關心』風災,不會越權指揮行政院」;「蕭副總統的經濟小組只是『諮詢』性質,其結論會交給行政院『參考』」。一個國家的正常運作,居然還要如此脫褲子放屁遮遮掩掩,真是有夠悲哀。

 


因為若干(大約一萬多個)理由,我從來不喜歡馬英九,更不支持他當總統。但是既然台灣人民把他送進了總統府,說真的,我寧願看到一個「好漢做事好漢當」的總統,而不是一個躲在代罪羔羊背後的懦夫。

 


選上總統卻只想幹半套?晉惠帝的人生,恐怕也沒有這麼愜意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