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69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王永慶、馬英九、我老婆





王永慶的辭世,媒體用了超級多的篇幅來報導。王永慶有沒有這麼大的價值我不敢評論,但「經營之神」的一生的確充滿傳奇,花力氣談他,總比談郭台銘這傢伙的婚禮要有意義得多。況且觀眾對於阿扁匯款海外和九劉政府無能的新聞,都早已經看到性冷感了,全無激情可言,只求早日解脫。


王永慶的儉樸,成為媒體的報導重點,例如一條毛巾用了多年,或是奶精要用到最後一滴也不放過。其實這種生活習慣,很多年長且刻苦出身的大人物也是如此。我自己就曾在行政院晨會上親眼目睹,一位從小放牛的行政院院長很用力地把殘存的奶精「甩」進咖啡杯中,一旁那苦學出身的企業家副院長則是舀一匙咖啡回沖到奶油球裡再倒回咖啡杯,接著兩人還相互交換心得,讓我們這些喝黑咖啡的人在一旁很是慚愧。


像王永慶這種人氣王,馬英九當然不可能不沾光,所以也立刻藉機暢談和王永慶一起吃蚵仔麵線這種芝麻小事。馬英九也是標榜節省出名,特別是當媒體把扁家塑造成奢華家族之後,馬更是變本加厲地攫取儉樸形象。幕僚們努力幫他宣傳著:官邸整修多麼節省、脫下西裝多麼樸實、游泳褲破了用補的,連去「帶頭消費」也只買兩雙皮鞋、只花5000元。


在此必須要嚴苛挑剔一下。如果從更大局面著眼,在此刻消費低迷的台灣,我們到底需要推廣的是怎樣的典範?一個月入數十萬元的人(先不管他是不是總統),買鞋子的消費額與普羅受薪階層無異,這裡又衍生出怎樣的社會暗示?這是否意謂著:連有錢消費的人都對經濟前景沒信心,少花多存,所以一般老百姓也應該更加自我節制?


消費是經濟循環的重點。沒有消費就沒有需求,沒有需求就沒有投資生產,沒有投資生產就沒有就業,沒有就業就沒有薪資,沒有薪資就沒有消費,成為惡性循環。節儉固然是美德,但消費也不是罪惡,這道理本來就跟貞操是美德但做愛不是罪惡一樣簡單明瞭。


但現在這個時機,我恐怕必須主張「消費才是美德」。昨天我老婆去看一位美容師朋友,談起最近的景氣蕭條,彩妝與美髮產業需求大減,加上老公失業,但小孩的安親費用又只升不降,手頭真的越來越緊。老婆當場跟她約下禮拜要去做頭髮,讓她多少賺一點。我雖然一直覺得女人上美容院的單價真的高得讓人有點心疼,但在還負擔得起的狀況下,竟覺得只要讓別人有錢賺,花錢也像是做善事一樣心安理得。如果我們拿固定薪水的人都不消費,那做小生意的人又要跟誰拿「薪水」?


站在這個角度,我想我老婆對台灣經濟的貢獻,遠勝於總統馬英九。馬英九買兩雙鞋花5000元,我老婆做個頭髮也差不多這些錢;但是馬英九的薪水是我老婆的20倍,所以我老婆的誠意是馬英九的20倍。馬英九買的皮鞋不是國產優質品牌,而是進口的便宜貨(搞不好也是Made in China),利潤大部分便宜了外國人;而我老婆的錢直接進入服務業勞工的口袋,沒有一毛錢被外國人賺走。馬英九買鞋子不是國內生產,所以儘管店家有賺頭,但沒有帶動產業發展的功能;而我老婆購買的美容服務,則完全沒有產業外移的可能,所以她的消費會讓老闆有繼續營業的信心和勇氣,並且繼續雇用洗頭小妹和指甲彩繪的師傅。


在沒寫到這裡之前,我都沒察覺自己對老婆的佩服,已經到了五體投地的境界了。更何況,我老婆也會很用力地把奶油球裡的最後一滴「捏」進咖啡杯裡,一點也不輸給王永慶。


馬英九是遠遠及不上我老婆了,但是他想學王永慶還有機會。但學王永慶不是學他的儉樸,這件事鄉下很多阿嬤都懂,沒什麼好驕傲的;學王永慶是要學他經營集團的成功。他創造商機,創造管理哲學,創造持恆的企業文化;他提出願景,拿出方法,達成目標;他打造了一個集團,提供大量就業機會,甚至開辦學校與醫院,充分發揮影響力,提供更多企業資源分享社會。


不過很殘酷地說一句:上述這些,馬英九都沒有!做為一個總統,馬英九才更應該成功地經營國家、創造哲學、提出願景、創造就業、分享資源,而我們這個花瓶,好像只能東施效顰,連自己該學怎樣的典範都搞不清楚,更遑論成為典範。

 

馬先生,這些才是你應該學的。要學就學你自己沒有的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