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69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凡通過試煉的,必有所不同





給自由廣場前的同學們:

 

從六日晚上起,我每天都去看靜坐中的你們,或在外圍逗留,或只是開車經過。很多野百合的老朋友都和我一樣,沒有辦法不去關心你們,彼此傳遞著現場的訊息,想著可以怎樣幫忙,更期待著你們能真的搞出些什麼名堂來,儘管天公是如此的不作美。


我和我的朋友們,有很多話想對這些你們說,但這些話不應該是來自老學運份子的技術指導。對於學運這件事,與其說是一種社會運動的特殊型態,還不如說是一群年輕人選擇與社會連結的自我挑戰。這個運動或許必須背負整個社會的期待或苛責,但不論如何我們局外人必須自我克制,即使因為你們最終會因為欠缺經驗,而不可避免地吹熄了原本可能會燎原的火種,沒有繼續帶給執政者壓力,但是我們的角色真的也只是對你們的勇氣給予鼓勵而已。


本來就沒有人應該背負整個社會改革的重擔。


我只是想藉這機會聊聊幾件事。看到你們在行政院前被驅離,抬上鎮暴車,讓我回憶起十七年前中正廟前同樣的場景。那次警察同樣沒有使用警棍,但雙手的力量並不留情,掙扎讓我和同伴身上留下淤青。我不會忘記其中的一位,既使我的雙手已經被他兩個同事牢牢抓住,身體配合地走向鎮暴車的位置,他仍忿忿地一把抓下我頭上的布條,同時扯斷我的頭髮。


他的動作讓我明白,警察並不單純只是執行著驅離的動作而已。他們或者是被訓練要以粗暴來震嚇違背國家機器立場的人,或者他們也需要發洩憤怒,因為我們為他們帶來額外工作量。我痛恨他的粗暴,另一方面卻也理解他們位在國家機器的底層,並不是真正的掌權者。


所以當你們看到警察一字排開,為威權政府傳遞著恐懼感時,也許會因為害怕而微微顫抖,但請理解他們多數不過是另一群年輕人罷了。你們因為被粗暴地對待所產生的憤恨不平,其實是一件好事,那讓你學會克服懼怕,也讓你思考更多,更能看穿這個體制。


還有,如果你們堅持下去,我們這些老鳥會很感動、很欣慰;但如果你們想撤退,也OK,其實那不是一件錯誤或丟臉的事。每一場運動都有一個結尾,也幾乎每一場運動的結尾都不是訴求真的達成或一場殘酷的驅散。一場運動傳達一個理念,當這個理念被看見,就已經有了意義。你們很多人背負著課業與經濟的壓力,也不是每一個人願意24小時投入同一件事情。政府太頑固、媒體太低級、天氣太惡劣、旁觀者太雞婆;你們要克服的事情太多,連我們這些社會人士也沒有特別好的能耐來面對。


一場大的學運會變成歷史事件,但恐怕沒有一場學運可以單獨撼動歷史。更多的時候,你們只是在當中學習,如何決策運作,如果自我管理,如何與社會溝通,如何創造資源,還有,如何產生更強大的意志來對抗你所反對的事。在成就感之下,不可能沒有挫折;在理想性的光環中,也會有醜陋。這是一堂精彩絕倫的課,你可以學到的比校園裡更多,但它終究會結束。


好在,也總是有下一堂課在等著你。


你們也許會問:學運的經歷之於老野百合們,究竟是什麼?這是好問題。據我所知,學運是我們那個世代的印記,它讓很多人之間有了對話的語言,就像當兵之於男人一樣。有些人會用來自我標榜,有些人會藉以憑弔過去,有些人把他當成光榮的回憶,因為年紀更大以後從沒有做過一件更勇敢的事情。


學運也是我們那個世代的磨練。很多人因此與公共事務結緣,從事政治工作服役於某些政黨、或是從事社運對抗每一個當權者。有的人選擇投身學術,用語言和文字傳遞信念;有的人回到自己的專業領域,但從沒有放棄理念,經常熱心地走上街頭。


但不管怎樣,我們都不可能忘記那一段歷史,因為光是參與就讓我們有所不同。我很確定如果沒有1990-91的學運,現在的我會是另一種人,但至於會是怎樣的人,我無法想像。生命中有些事會像
3M掛勾一樣來去不留痕跡,學運不是這樣的事。


所以,我希望你們盡情體會當下,做不讓自己將來遺憾的事,不管那是什麼,不論結局如何。也許,當你們從自由廣場撤退後的隔天,你會一度覺得好像沒有完成想做的事,世界彷彿還在原點沒有改變。

 


但不會是這樣的。相信我。凡經歷過的,必然有意義;通過試煉的你們,未來必有所不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