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0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白道目無法紀,與黑道何異?




因為陳雲林來台政府處置失當、以及一連串高度政治化的司法案件,引發社會普遍的質疑與不滿,讓「司改」與「人權」這兩個冷灶議題一時之間火熱了起來。警察執法尺度與檢調辦案分寸的偏差,終於爭取到一定的社會注目,因為人民終於體會到「原來有一天會被我遇上這種事」的恐懼,很難繼續不聞不問。

檢警調不只是公務員,他們還是手中握有法器的執法者。當他們代表國家行使公權力時,權力高過一般人民,令人望而生畏。但問題是:他們的智商、素質與訓練,是否襯得上他們手中的權力?

這一點,恐怕沒有人敢打包票。檢警調也許覺得自己的素質已經很高了,但是我們的國家可沒有這麼大的把握,所以有很多法令是在限制和指引他們的行為,為這些「高人民一等」的公僕們架設一套行為準則,希望他們言行有據,符合國家的氣質。

我打賭,檢警調應該都沒有看過這些法令,或者他們有看但是故意看不懂。

就拿「偵查不公開」這件事情來說吧。這個法律概念現在已經是連小學生都耳熟能詳,但我們每天都可以在報紙上看到許多偵辦中的案件細節,像是連載小說一樣的精彩。難怪馬英九說這些案件他都是看報才知道,相信如果只看法務部的報告,應該沒有報紙那麼精彩吧?

「偵查不公開原則」是刑事訴訟法245條的規範,它要求檢察官等這些在偵查程序中依法執行職務的人員,「
除依法令或為維護公共利益或保護合法權益有必要者外,不得公開揭露偵查中因執行職務知悉之事項」。法務部可能是怕檢警調人員看不懂這個規定的意涵,所以又很體貼地頒訂了一個
「檢察、警察暨調查機關偵查刑事案件新聞處理注意要點」,洋洋灑灑用了1900字詳細解釋該怎麼做:

除了發言人之外,對偵查中案件不可以透露或發佈新聞;
偵查終結前,發言人只能「適度」發佈新聞;
自白內容、未來實施的偵查方法、偵查方向、進度、內容、心證、攸關當事人隱私與名譽的情節等等等等,都必須加以保密;
各機關應組成「新聞處理檢討小組」每月檢討,高等法院檢察署也應組成督導小組隨時依媒體報導檢視是否有違反新聞處理要點。


今天早上,我花了一個小時看完四大報,又花了十五分鐘看完這1900字的要點。我只能推斷我們的檢警調如果不是不守法,應該就是不識字吧?規定得這麼清楚,怎麼做起來完全兩回事咧?

再講到警察在陳雲林來台期間,把人民當成路障一般地清除,視人權如無物的行徑。警察執法的時候總是振振有詞,把「集會遊行法」和「社會秩序維護法」掛在嘴邊;其實,這個世界上還有一部少為人知的
「警察職權行使法」,也是為了怕警察不知如何行使職權而設計的,算是相當貼心。

這部法律開宗明義就指出:「為規範警察依法行使職權,以保障人民權益,維持公共秩序,保護社會安全,特制定本法」。注意,條文中是說「保障人民權益」,沒有說「保障中國特使耳根清淨」。我們的警察不知道讀的是哪一個版本,執行起來完全是兩碼子事。

在我看來,警察職權行使法最重要的條文是第三條:「警察行使職權,不得逾越所欲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對人民權益侵害最少之適當方法為之。……警察行使職權,不得以引誘、教唆人民犯罪或其他違法之手段為之。」這個「對人民權益侵害最少」,現在看起來實在是一大諷刺。警察帶隊衝入唱片行禁播「台灣之歌」,或者是把穿著嗆聲T恤的民眾強押出場,這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了,哪裡有思考到對人民權益最小的侵害?更別提警察限制人身自由觸犯了刑法強制罪、搶奪人民的旗幟和布條觸犯刑法盜取罪、動手傷人觸犯刑法傷害罪,這些都是以違法的手段行使警察職權的惡例。

檢警調是國家執法人員。但當下的狀況擺明是:無論法令怎麼規定,檢警調人員是選擇性的執法,只顧膨脹自己無限的權力,而將對自己權力有所節制的法令當放屁。以前人說警察是「有牌流氓」,我不想這樣以偏蓋全;但是如果負責為國家執法的檢警調人員都視法令為無物,一樣會侵害人民的權益與自由,請問我們一般百姓要如何分辨黑道與白道的差別?

馬英九在回應學生運動修改集遊法的訴求時說,「重點不在於報備,重點在暴力」。我必須說,馬英九你這次真他媽的對極了!重點就在「警察暴力」。因為我只是在自己家的唱片行放音樂就被砸店、只是在中山北路逛街就被驅離,那申請與否和報不報備的意義,實在差別不大。

就像白道與黑道的差別,只剩下有沒有通過國家考試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