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0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超宇宙無限道德至上菸害防制法


 



最近很多和我一樣的煙槍,發現自己生活在緊張焦慮感當中。隨著各種禁煙規範實施日的到來,我們開始意識到生活模式即將產生劇烈變化,一種被威脅卻又無力抵抗的變化。

這變化不只是吸煙的地點必須產生變化而已,但其實光是這一點就夠叫人頭疼了。最近每個煙槍都四處在打聽:辦公室的小房間算不算「三人以上共用之室內工作場所」、開放的陽台究竟可不可以抽煙、哪些地點連戶外也禁煙等問題;連我辦公室樓上另一家公司的煙友都拜託我,如果找到合法的地點一定要通知他,而我連他的名字都叫不出來。


這變化還包括原本習以為常的節奏勢必被完全打亂。原本在令人焦躁的工作空檔找個角落抽支煙讓自己振作起來的習慣,必須要重新衡量自己與最近的合法吸煙場所的距離,再決定這個振作的動作值不值得;咖啡廳裡點支煙就著一杯咖啡爬格子的習慣也被迫停止,可能以後要練就一身在馬路邊叼著煙寫文章的本事。

室內的公共場所,基本上已經是全面禁煙了;就算有人想要開一間只准抽煙的人消費的餐廳或咖啡館,讓抽煙族在不妨礙其他人的情況下集體自我「摧殘」,也是於法無據。所以煙友們的聚會,以後如果不能在私人場所舉辦,就只能上酒家了,因為依照法律,只有「下午九時以後開始營業且十八歲以上始能進入之酒吧、視聽歌唱場所」,才可容許抽煙的行為。


竟然會有鼓勵抽煙族上酒家的法律,有沒有搞錯?

對於這部已經侵害人權的菸害防制法,我其實一直懶得去批評。連那些根本一輩子不可能戒煙的立委們,都龜縮地配合著立法自我設限,我們普通人哪裡還有什麼可講的?而且只要為了抽煙族的權益發出一點聲音,就會有一群慈眉善目道德高超玉潔冰清的反煙人士跳出來,大喊著「那不抽煙的人的權益呢?」,就覺得何必自找麻煩。


只是,我也從來沒看過這些人在街上追著排放黑煙的公車,追問「那不抽煙的人的權益呢?」這標準真不知道怎麼訂的。


只能說,好吧,我認輸,董氏基金會等各位聖賢們,我們真的認輸了。你們這麼地迄而不捨,這麼有戰鬥力,以致戰果連連;而我們,因為自知理虧,所以連反抗的勇氣也沒有,更別說有任何行動的能量。是我們自己坐以待斃,放棄去辯護自己其實不是惡人也不是病人,才能讓各位一路直搗黃龍,不但捍衛了大家不吸二手煙的權益,更把「吸一手煙」詮釋成一種病態的行為,人人可除之而後快。


我想現在應該可以大膽假設,這個社會的道德氛維,應該是可以立法去禁止任何對自我身體傷害的行為,同時,也禁止任何讓周遭其他人呼吸道產生不適的行為。因此,在道德權柄無上榮耀的基本原則下,應該可以考慮以下立法原則:


首先,可以考慮立一部「飲食傷害防制法」,限制所有人每日攝取的食物熱量,以保持大家體重不致過重並發生心血管疾病。這麼做的道德立論在於防止健保費因為過多心血管疾病的醫療支出而破產,債留子孫,並減少許多人因為別人太胖而擠不進電梯的機率。


其次,喝酒不但會傷身,也會製造人們滿嘴的酒臭和嘔吐的惡臭,讓旁邊的人吸到「二手酒味」,所以可以考慮立一部「酒害防制法」,限制每人每日每次的飲酒量,而且酒瓶標籤上都應該以五公分見方的大小,印上嘔吐物、或者是一顆爛掉的肝之類的圖案,做為警示。至於所有酒精濃度超過20%的酒類,根本就立法禁止販售算了。雖然金門縣政府可能會因此破產,那也沒辦法,誰叫你們不去生產一些健康的飲料?


再者,既然人類有不吸二手煙的權利,那也應該有不吸狐臭、腳臭或體臭的權利。所以可以有一部「異味防制法」,規定有狐臭的人在指定的場所或三人以下的辦公室才可以揮舞雙臂,並規定罹患香港腳或腳臭疾病者必須強制接受治療,才能出現在要脫鞋的日本料理店及三溫暖。還有,所有學校的籃球場或體育館都應該強制附設淋浴設備,學生打完球不洗澡就滿身臭汗去搭公車者,家長及老師要課以罰金。


最後,也是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既然可以立法隔離吸煙的人並限制場所,那也應該立「兒童尖叫防制法」,隔離會尖叫的小孩並限制他們的出入場所。例如說,餐廳和咖啡廳應該設置隔音設備良好的「親子室」,把所有帶小孩的爸媽都集中在一起,才能維護不想聽到小孩尖叫只想好好吃頓飯的其他人的權益。公共場所、交通工具上也應該在明顯處張貼「禁止尖叫」的標示,以免家長們覺得自己的小孩尖叫是被允許的。

 
最後,有一條法律我覺得很重要,雖然不知道這部法律應該怎麼命名。我強烈建議應該立法規定一些團體,在觀賞類似「海角七號」或「色戒」這些電影的時候,不得無聊到去計算其中出現多少次抽煙的場景。至於這麼做的道德立論為何,我一時也想不出來,可能單純的是因為聽到這種事會令人想吐吧?


煩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