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6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強盜捉官兵





今天去探望一位老朋友。這位朋友前一陣子去了一趟土城「參訪」,而且莫名其妙地一呆就是一個多月。能離開那個鬼地方,我們相信他此刻最需要的就是人情的溫暖,所以一群人就這樣浩浩蕩蕩地殺到他家去。


在去程的車上我和老婆琢磨著該跟他聊些什麼,又不該聊些什麼。但見到他本人才知道這些思慮是多餘。聽他談笑自若地聊著這次的「土城歷險記」,就像是訴說著一趟品質很差的旅行似的,輕鬆中帶些無奈的笑話。一個內心坦蕩的人,好像沒有什麼必須掩蓋的;但能夠把自己的悲慘說得那麼搞笑,實在讓我有點分不清到底是誰在慰問誰。


但令人記憶深刻的不是他經歷的情節,而是我們透過這些情節所感受到的所謂「司法」、「正義」的真實面貌。這些在一般人印象中硬梆梆的制度與體系,在實際的情節中竟然呈現出這麼多不專業又不能見光的真實。


明顯預設立場的檢察官,用正氣凜然的理由把人羈押起來,然後才開始琢磨著自己其實並不清楚的案情面貌,讓人覺得把別人送進土城最重要的原因,是為了他們自己的方便。這些檢察官大人顯然最近忙得不得了,有點令人同情;但是因為他們忙碌到無法盡快問案,以致於被迫待在土城終日無所事事的所謂嫌疑人,則只能摸摸鼻子認栽,當成是一種心智的萃練。


也因為有這些前往接受萃練的朋友,我們才能知道土城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地方。那些不自由和不舒適當然不難想像,但我們倒沒想到過原來裡面所有用的器具從衛生紙到拖鞋到棉被,都是當事人自己要掏出腰包來購買的。這當然也不是什麼特別嚴重的事,但對於那些莫名其妙突然進來的人,因為沒帶錢又沒有家人律師可以立即聯絡,處境就會變得像是魯賓遜一樣地艱難。


聽這位朋友談著裡面其他室友的遭遇,有點令人不可思議。其中一位家住在馬來西亞的倒楣鬼,因為禁見而無法請律師,所方又不想打國際電話去馬來西亞通知他的家人,就這樣孤苦無依地在裡面待了好一陣子。一直等到法官裁定不必禁見了,才能夠趕快找律師來協助自己。


另一個台灣人也是類似的情形。南部來的鄉下小伙子,看報紙上的分類廣告寫著「免工作經驗、立即上班」,就打了個電話去應徵,竟然莫名其妙地成為詐騙集團收錢的人頭。在什麼都搞不清楚的情況下,當場被警察逮捕,背後的主謀全都跑光光。警察逮不到主謀,卻也扣著這個替死鬼不肯放。他被送進土城後,身上連衛生紙的錢都沒有,上完廁所後只能一手舀水一手洗臀來清潔自己。


我想起另一個朋友的遭遇,好笑中帶些恐怖。他在離開土城後,當面感謝一位送食物進去監所的朋友,說他送進去的8支鴨翅膀,吃來宛若天堂美食。沒想到他的朋友傻傻地看著他,竟說:「我不是送了150支嗎?怎麼會只有8支?」


142
支鴨翅膀。好貴的過路稅!


這些人都是還沒被起訴的嫌疑人,待遇比受刑人還不如。原來真實的監獄管理竟是這樣,我們從來不知道這些細節。我心裡有點慚愧。以前在執政時,從來沒想去深入瞭解這個體系裡面到底有什麼問題,是怎樣的藏污納垢。那些監獄管理行政、司法改革方案,好像從來沒有在我們心中的優先施政排行榜上出現過;直到今天才知道那些看似嚴謹的「體系」和「制度」背後,是這樣的故事。


一個民間司改會的朋友說:「你們也算是自作自受啦!」我不得不承認這有幾分道理。


懶惰、無人性又黑暗的監所制度,之所以能在這個所謂民主人權國家中存在,難道不是因威我們平常都閉上了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