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13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有關「衝」這件事




在綠營的群眾場裡混久了,無論是擔任參與者或是糾察隊,身邊總是圍繞著一些很喜歡「越界」的人。


「越界」有幾種層次。第一種是看熱鬧的,總是想要搶佔比糾察線更裡面的位置,為了那30公分的領土,無意義地推擠著,可以說是很容易情不自禁的人。


第二種則是搶鏡頭的,總是不顧身份地搶佔排面中間位置,或者不顧布條長度夠不夠而將排面無限拉寬,還要求糾察隊配合退後,這一種主要是自以為重要的黨公職與候選人為主。


第三種是逞兇鬥狠的,看到拒馬就想拆,看到封鎖線就想闖,眼中總是充滿殺氣。可能是真的有血海深仇也說不一定啦,只是常搞不清楚仇家是誰。


第四種是理智總是忘記帶出門的,雖是熱情洋溢、意志堅定,但一看到混亂場面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衝上去,亂拳出手也不管會不會打在自己人身上。


這四種人,前幾天在凱道上我們毫無意外地再度相逢,相信以後再見面的日子也不會少。他們真是群眾運動不可或缺的人物,帶給我們種種酸甜苦辣。


稍微越界,其實是人之常情。就像男人談戀愛,女孩一在懷中,難免忘我,雙手就下意識地跑到了不應該去的地方。


但是越界一旦到了「衝」的層次,就很值得深究了。湯姆克魯斯率領的「末代武士」最後一衝,縱使全軍覆沒,但何等淒美悲壯?但街頭的盲目亂衝,不但毫無意義,傷己傷身,過程中也不見得多麼享受。


要衝,還是要看對象。例如518晚上在凱道上,去衝民進黨舞台前的糾察隊,雖然是訴求明確,要民進黨不准走、救阿扁,算是有清楚目標,但這就怎麼想怎麼怪。總統府前有警察、有拒馬,不去衝他們,反而衝自己人,這要真的衝過去了,不正好幫馬英九拉出一波520慶祝行情嗎?


要衝,也要看看周圍的人,不要自己衝過去了,卻發現身邊同伴不見了。那天晚上為了救阿扁而衝撞舞台的,其實龍蛇雜處,有的是真情流露,也有的恐怕不安好心。有朋友說,聽到幾個用北京話大喊「阿扁無罪」的,怎麼聽怎麼怪。連警察都在旁邊提醒,要注意其中幾個在紅衫軍場子也出現過的外省掛面孔。聽人喊衝就衝的人,還是多留心一點比較好。


要衝,最好先想清楚衝過去之後要幹嘛。1106在景福門,想衝過拒馬的人是要去跟警察幹架,或者是想攻佔總統府;不管對不對,這還算有個目標。那518衝民進黨的舞台又是怎樣?真的衝過去了,蔡小英和天王們已經離開,總統府距離還遠,唯一的意義只剩下佔領舞台。可是舞台所有權是公關公司,屬與私人財產,總是要讓人家拆掉帶走吧?如果只是要在凱道繼續靜坐,衝過去了還不是得回來坐好,那衝了半天是為哪樁?


最後,要衝的時候,請注意不要誤傷同志。記得517那天帶著鐵條磚頭來鬧場的那個傢伙,518竟然又不怕死地再度現身凱道,被發現後,少不了周圍民眾一陣拳打腳踢。不要說民眾,連我在場都覺得這傢伙實在欠修理。但我看到民眾的拳腳和手中的工具,總是招呼在糾察隊的身上,在此鄭重呼籲大家下次出手前,準度一定要練好,不然壞了形象又老打到自己人,實在是何苦。


衝的人要注意,不衝的也要小心。如果不想衝,請千萬注意不要快速地走向人最多的地方,以免擦槍走火518當晚,前有黃越綏老師想來找民進黨溝通,後有蔡丁貴教授想到群眾前演說,但快步靠近封鎖線的結果,導致旁邊促擁的民眾、之前衝撞失敗還想再接再厲的人、以及害怕漏鏡頭的攝影記者,共同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推力,衝向了糾察隊,兩位教授莫名其妙地變成了撞門柱,夾在想衝的和要擋的人之間,喘不過氣,實在無辜。


「衝」作為運動手段,其實必須理性,衝的有道理、有目標,否則跟飆車衝懸崖,實在沒有兩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