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07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ECFA公投怎麼投?




民進黨即將展開
ECFA公投連署的行動,很多人都相當關心這道公投提案應該怎麼寫。究竟是要針對ECFA進行同意與否的投票,還是針對ECFA的生效是否應該經過公投同意來投票呢?已經有人迫不及待地論戰了起來。

 

在判斷這個問題之前,應該要先有一個基本的認知,就是「國民黨不是死人」。我的意思是,公投從提案到連署到投票,費時少則10月,多可超過1年,這麼漫長的一段時日,國民黨不可能坐以待斃。一年來由於綠營持續的批判,他們已經將兩岸經貿協議的內涵和名稱,從CEPA變成CECA又變成ECFA,每當我們豎立一座高牆,他們就調整方向,轉個彎破解我們的阻擋。所以我們必須假設,國民黨會因應局勢做出調整,在連署推動期間,ECFA很可能還會再改換名稱,或者是調整內涵。

 

其實,國民黨一直沒把ECFA是什麼講清楚,會觸及哪些產業、交換多少籌碼、有沒有政治性前提、長期會合作得多緊密,通通都沒講。一方面是國民黨自己在亂,上面豪邁地宣示但下面卻摸不著頭緒,所以每次詮釋的都不一樣;另一方面,他們似乎也洞悉了模糊化的好處,我們怎麼批他們就怎麼修正,讓綠營的批判像是揮拳打空氣一般。我們恐怕必須承認,現在我們所批判的ECFA,有一部份是我們自己建構出的概念;國民黨最後到底會端出「一中市場」、「台灣中國FTA」、或者只是「關稅減讓」,都還在未定之天。

 

所以,如果我們直接發動一個「是否贊成簽訂ECFA」的公投,半路卻發現ECFA這個名稱已經沒有了,或是ECFA根本就只是一個關稅減讓的TIFA,恐怕會失去對抗的標的。

 

另外我們也必須假設一個情形,就是可能會在公投連署的過程中,ECFA就已經被簽訂了。以國民黨所掌握的媒體資源和詮釋能力,必定將它包裝成一個「有助經濟、不辱主權」的協定,這時我們要如何說服半數公民走進投票所,去反對一個已經木已成舟的東西?

 

所以我會認為,把公投的標的放在「是否同意兩岸間重大協議應經過人民公投才生效」的程序面之上,是比較保險的作法。第一,ECFA不論是被改名、還是調整內涵,都仍在公投提案要處理的範疇之內;第二,就算ECFA在公投前就被國共簽訂,我們仍可主張在未經公民同意前不生效力;第三,這道公投如果真能通過,它框架住的對象還包括了未來馬政權可能和中國簽訂的其他重大協議,例如和平協議。

 

這個社會對ECFA的優劣及影響,認知其實還是模糊不清的。多數人因為不知道ECFA究竟是什麼,所以也不清楚究竟要不要反對。從手中的民調資料看來,贊成與反對ECFA的比例,其實都不超過50%。但另一個可喜的現象是,贊成兩岸重大協議應該經過公民投票的人,大約有六七成左右。所以選擇程序面來公投,將會比選擇ECFA本身來公投,通過的機率更高。這是第四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好處。

 

我聽到一種取巧說法是:「如果我們針對ECFA公投,最後結果贊成ECFA的比例沒有通過公投門檻,就表示ECFA被人民否決,因此可以限制國民黨去簽訂ECFA。」這樣的邏輯,甚至還鼓勵大家不要去公投,我認為這如意算盤根本不必去撥。

 

在鳥籠公投法的規範下,贊成的人不過門檻,不贊成的同樣也沒過門檻,那公投的結果就只是不具有法律上的強制性而已,並沒有真的贊成或反對了什麼。前述那種取巧的詮釋,其實就是過去國民黨用的爛招數,原本就不是綠營的信仰。過去推動軍購、討黨產、入聯公投,儘管沒有過關,我們所訴求的是公投高門檻的不合理,而不是去承認軍購、討黨產、加入聯合國「被人民否決」。如今若想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恐怕自己先失了立場。況且,又何苦花了這麼大的力氣只是為了打一場口水戰?

 

既然支持公民投票是人民的權益,而且相信這樣的機制可以讓人民為自己做出最佳的選擇,不如就開大門走大路,發起一場風起雲湧的社會動員,用力地衝撞一次鳥籠公投的門檻。順便測試一下台灣人在馬政權的胡搞之下,是否真的能夠覺醒,不放棄自己來掌握命運。


如果不成功,也只好認了。這表示我們還要多辛苦幾年,還得多努力一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