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68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以ECFA公投爭取完整的直接民權




   在此公投連署籌備期,民進黨是以非常嚴謹的態度在研議公投主文,期間曾與多位法學專家交換意見,並與關心本案的社團請益。願以有限篇幅,解釋為何民進黨認為公投主文應訂為「你是否同意台灣與中國簽定之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政府應交付台灣人民公民投票決定?」

對於主文如何設計,目前有不同意見各有立論。部分主張應針對「贊成ECFA與否」公投,認為公投為基本人權,不需要再以公投詢問人民意見。但事實上,公投主文雖然以問句的方式呈現,其意義並非「詢問人民意見」,而是發動公投的一方提出政治主張來尋求支持,並形成政策強制力。儘管公投的確是基本人權,但現實的法律上,目前並沒有賦予台灣人民公投決定ECFA的權利,政府也沒有把任何政策或對外協議交付公投的義務。所以我們的公投主文的重大意涵,就是要迫使公投法修正,讓人民擁有更完整的直接民權,並訴求用民主機制守護台灣,以及用公投制度來解決兩岸政策的社會爭議。

    另一個說法是,主文應設計成「你是否贊成簽訂ECFA(或任何兩岸經貿協議)」,並認為此公投案一旦無法跨越門檻,就能「阻擋」馬政府與中國簽訂ECFA。這種說法,正是國民黨過去對民進黨不過關公投案的曲解邏輯,不但在法律上不成立,我們也不能隨之起舞。ECFA公投無論怎麼設計,只要跨不過門檻,就是一個「沒有任何法律效力的公投」,馬政府仍然會宣稱「反對ECFA的民意不過公投門檻」,而大搖大擺地去簽訂。何況,如果採取這樣的主張,我們不就等於自我否定過去的公投提案,承認台灣人民已經「否決」了軍購、追討不當黨產、及以台灣名義入聯?

    公投一旦發動,只有成功一途,才能產生對執政者的強制力。在鳥籠公投的規範下,這雖是殘酷的現實,但也是我們在群眾路線、議會路線之外僅存的武器。民調顯示,許多對ECFA表示贊成或觀望者,也都認為ECFA應該交付公投決定;訴求民主,應讓我們更有放手一搏的勇氣。

其實國共兩黨不害怕ECFA被人民否決,他們大可以簽訂其他名稱的協議;他們害怕的是台灣人民擁有完整的公投權,因為公投不但是主權象徵,人民的決策權更可以阻擋兩黨之間的私相授受。既然公投失敗後的詮釋權必然是淪為各說各話,也只有努力突破投票率的困境,才能真正阻擋ECFA的簽訂,落實民主保台。

(本文原載於 2009.06.18 自由廣場)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un/18/today-o1.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