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07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不必幫馬政府的無能找藉口──有關風災後的緊急命令發佈




莫拉克颱風後的水災與土石流,重創台灣脆弱的土地,更毀壞了許多人的家園與生命。政府的預防及應變、調度與擔當,都讓人搖頭。天災可怕,人禍更凶,
2008之後台灣人的命運實在太多舛。

 

面對災後的各種急需與復原,大家都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看到政府的不爭氣、沒骨氣,更是心急,不斷想方設法,希望有助於解決問題。我看到許多人秉持專業提出建議,或根據過去經驗做出提醒,都有相當可取之處,也可見台灣民間的專業度高過政府領導人,只盼自以為官大學問大的官員們聽得進去。

 

但也有一些沒有必要的提議,例如國民黨團建議發佈緊急命令。這項建議被總統府否定,之後卻遭到在野陣營包括媒體名嘴的痛批,實在是一個奇怪的現象。我相信,很多在野陣營的人士因為擔憂政府救災的漫不經心,所以傾向批判政府不願採取非常手段;但國民黨團提出這項提議,絕對不是安著什麼好心,實在有必要在此提醒,不要讓緊急命令一事模糊了政府無能的焦點。

 

首先,緊急命令是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目的在於跨越現行法令的障礙或彌補法令規範的不足;九二一發生時發佈的緊急命令,就是為了讓救災與復原重建的工作更有效率,減少法令要求的行政流程。但是九二一之後,也就是民進黨執政期間,已經將救災與復原的各種非常手段與簡便程序、以及賠償標準等,規範於各項行政命令當中,也就是說,法令其實已經完備,緊急命令的發佈不會改變什麼。

 

民進黨執政時歷經大型風災水患,以及SARS的疫情,幾經考量都沒有發佈緊急命令,一樣可以處理災變。這就說明了重點不在於緊急命令,而在於政府是否可以善用手上的資源與工具,並拿出執行力來解決問題。如果緊急命令的必要性成立,等於是承認政府手中的工具不足以處理好救災工作,這無異於幫馬政府找到卸責的藉口。

 

其次,緊急命令的另一個功能,是讓政府有機會藉此匡定一筆錢,做為救災的基金。這有沒有必要?讓我們檢視行政院手中的資源就知道。行政院每年的預算都有災難準備金20億,第二預備金80億,另外歷年的特別統籌分配稅款累積共有超過200億,這眼前的300億看來應該是綽綽有餘;此外,政府年度預算也可以移緩濟急,還有四年五千億特別預算中有許多浪費的計畫與工程,都還可以因應新的需求來調整。如果讓馬政府逮到機會編列一筆龐大預算,那可真是中計了,剛好讓他們用來灑錢做善人,在今明兩年的選舉多了更多綁樁的資源。在野黨有必要幫執政黨請出尚方寶劍嗎?

 

馬政府集國家大權與資源於一身,有充分的法律授權與財政資源,沒有緊急命令,一樣具有應付災變的能量,重點是他們願不願意做、懂不懂如何做、做的速度夠不夠快。國民黨團提出緊急命令的要求,我認為是想藉機編列預算分一杯羹,並順便幫政府的無能解套。想想國家的特別預算已經編得太高了,馬政府手中的私房錢早已多到花不完;民進黨當年的預算在國會被砍得體無完膚,一樣能把事情做好,為什麼馬英九有理由說做不到?

 

馬英九拒絕發佈固然讓人有點驚奇,但我相信一部份的原因是,他們不知道這緊急命令中應該寫什麼,因為所有需要的法令工具都已經在「災害防救法」、「民防法」、「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中央對各級地方政府重大天然災害救災經費處理辦法」、「風災震災火災爆炸災害災區交通搶通或公共設施重建簡化行政程序辦法」、「土石流災害救助種類及標準」、「災區民眾重建資金利息補貼作業辦法」、「農業天然災害救助辦法」、「社會救助法」當中清楚規範了!

 

在野陣營此刻應該做的,除了督促政府救災的速度之外,恐怕更應該擔心政府手中掌握的資源是否能在透明的程序中,清楚地用在災民的身上。內政部的捐款帳號必然是此刻全國善款的最大去處,所有的大企業也會藉此輸誠踴躍捐輸,我們恐怕應該花些功夫監督這筆錢的流向,防止更大弊端的產生。

 

至於緊急命令沒有發佈,其實未必是壞事。批評馬政府救災無力並不缺這一條,應該在別的地方多所著墨才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