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13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這一次,我們有沒有改錯的勇氣?




高山的洪水與土石流淹沒了家園,奪走了人命,阻斷了山上到平地的出路,就像是定時重演的惡夢,總是每隔一陣子就發生一次。高山的路建了就崩,崩了重修,修完再崩。沒有人真的知道,這件事什麼時候會停止。

 

如果國民黨立委的預言是真的,說馬英九上台後路就會修好,修好了就會永遠通,這倒也是好消息。不過這是神話,不可能是真實。看到了莫拉克颱風的降雨量,沒有人敢保證下一次大自然不會開一個更大的玩笑;沒有人敢保證這次大雨落在中部山區的話,廬山不會再崩一次,中橫不會坍得更嚴重。

 

如果我們到現在還在相信人定勝天,那真正的教訓就還沒來。

 

2004的七二水災,把台灣中部山區沖刷得柔腸寸斷。游錫院長帶著水災前後的空照圖上大話新聞,兩相比較,試著向社會說明高山的開發,帶來的「不只」是經濟效益,還有源源不斷的土石流與洪水。隨後,行政院草擬「國土復育條例草案」,企圖治療受傷的國土,對山區道路是否重建訂立嚴格審查機制,未來一定海拔以上的高山經勘查確定後,將禁止開發,並設計補償、遷村的相關配套,把位於禁止居住區域的居民協助遷移至公有地、台糖土地或其他國有地安置。此外,中橫也不予修復。

 

這個構想,在黨內就遇到阻力,在立法院更是寸步難行。原住民立委當然是反對的主力,山上有選票的區域立委也是砲聲隆隆。遷村,不只是叫大家搬家而已,是一個社區的拆解重組,也沒收高山農業的經濟模式,影響的不只是山上的原住民和農民,還有很多介入這條產業鍊的平地人。反對的意見不外乎:路沒了,政府要負責修好啊!土石流和洪水難測,政府要負責治山防洪蓋提防啊!水土保育很重要,但我賺錢養家也很重要啊!

 

他們看不到的是:政府預算不成比例的投入建設防災,去交換很微薄的經濟利益;上游經濟開墾破壞了水土涵養功能,會一路造成下游的災害。

 

我還記得張景森說過一個笑話:如果可以把政府在一次大災難後救災和修路的錢,直接發給山上的居民並求他們下山來,每個人分到的會很可觀,而國家不但可以省下許多經費,也不必無止盡地投入這種永遠不會成功的國土修復。

 

天平擺來蕩去,注定沒有結論。這世界上有沒有一種政策或工程,可以讓你把家園村莊蓋在土石流的路線或行水區之上,還保證不會出事呢?有沒有一種山路可以開得又大又寬,而且不會破壞水土保持又不會崩塌呢?有沒有辦法多種植淺根的經濟作物,還可以把雨水留在土壤裡不會變成中下游的洪水呢?如果有,那就不需要國土復育條例了,不需要降低開發密度、也不需要遷村了。但是有嗎?

 

2004年底有立委選舉,國土復育條例草案還拿不出來。游院長等到20051月,在下台前的最後一次行政院會議,通過了這部草案,送交立法院審查。黨內外反對的聲音都說:要下台了怎麼可以決定重大政策?游院長則說:該做的事就要做,「要讓土地休養生息」。

 

總辭前的內閣也許不應該幫後任制訂政策,但是制訂國土復育條例,的確是該做的事。

 

這條例在立法院程序委員會被杯葛了七八十次,根本沒有機會審查。後來法律的幕後推手張景森決定改弦更張,提出行政命令位階的「國土復育計畫」,開始執行。少了條例,當然少了很多強制的工具和財源,但是也一步步試著去做了。只不過沒多久,民進黨輸了總統大選,4月還沒交接的時候,立法院的經濟委員會就把張景森叫去海K一頓,然後通過了一個決議,要求行政院停止執行國土復育計畫。

 

後來有人跟我說,當時好像是台電青山電廠要修復必須開路,所以運作立法院通過這個決議。無論原因是什麼,一年多來馬政府的的國土復育是在睡覺的,國民黨的經濟開發思維,繼續要讓台灣付出代價。

 

現在人們終於發現,在強制遷村的不是政府,而是大自然。土石流衝刷行走,洪水肆意奔流,這是大自然選擇的路徑,那也是人類必須還給大自然的活動區域。我們是否還要選擇持續頑強地抵抗?撇開環境保育不談,光是可能犧牲的人命,就應該讓我們停下來省思。

 

莫拉克走了,留下的國土復育議題,會只是一陣子的熱鬧,還是真的我們會學乖,真的開始進行國土復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