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69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重建委員會也有兩種,效果大不同




行政院八八水災重建委員會急著提前組成開會,劉內閣很明顯地是想展現出政府動起來的樣子。開個委員會固然很重要,但開完會的執行更重要。行政院不是也有個災害防救委員會,如果有委員會就夠了,那這次救災也就不會救到一個天怒人怨的境界。

 

這牽涉到委員會的組織設計,是否有一個專責機構來執行統籌執行。有一個明顯的例子大家似乎都忘了,就是「九二一重建委員會」。1999年發生九二一大地震,政府在20002月通過了九二一震災重建暫行條例,架構了一個任務編組的委員會議。這個會議和現在這個八八水災重建委員會類似,由各部會、地方政府與災民代表組成,開會決議分派任務後,下面部會各自領命令回去執行,所謂「各司其職」。這樣運作了三個月,到民進黨即將接掌政權時,卻發現這種任務編組型態的設計有兩大致命缺失。

 

第一,是「台北市觀點,冷氣房決策」。重建委員會議雖然有中央地方與民眾間協調的功能,卻是由大官中的大官在決策。大官們人不在災區,幕僚單位也在台北,根本對災區的真正需求與困境沒有深切的認識。重災區在中部,但整個重建作業規劃放在台北市,頭腦和手腳之間距離遙遠,雖不至於隔岸觀火,但也容易不著邊際。

 

第二,是「瞎子摸象,見樹不見林」。其實各部會「各司其職」最嚴重的問題,就是經常出現「三不管地帶」,權責不清,且協調整合的效果差。就像是這次外交部發出拒絕外援的電文,宣稱是消防署提供的資訊,卻遭消防署否認,彼此都覺得那是別人的責任。光這件事情就可以看出中央政府各部門之間彼此的距離有多遙遠;開會時坐在隔壁的兩個人,一回辦公室就互相不認識。

 

這兩個致命問題導向了一個重要的結論,也變成後來民進黨一上台就採取的改革作法,就是「在災區成立重建專責機關」。沒有一個專責機關把責任一肩扛起,負擔整體的規劃、協調、整合、與溝通的工作,各部門對於重建的責任認知與情勢認識,都只會限縮在自己相關的業務當中。

於是當5月20日陳總統與唐院長一就職,三天後行政院就召開重建工作會議,通過了「重建會暫行組織規程」,將原來的任務編組的委員會性質,改為臨時性專責機構,由行政院正副院長分別擔任正副召集人。6月1日,專責機構在中興新村正式掛牌成立,由行政院政務委員黃榮村擔任執行長,駐點中台灣災區。

揭牌的行政院副院長游錫堃當時說,新政府的重建委員會具有貼近災民、提升效率兩大特色,與舊政府的重建委員會有不同之處,包括設立專責機構,功能分組;問題導向;專人執行;以及在災區辦公。重建委員會會設在中興新村,而不在台北,並且是單一窗口,就是要讓災民找得到人。

民進黨政府甚至提出了優厚的獎勵辦法,鼓勵中央優秀的公務員自動請調到重建會服務,打破部會建制的界線,依照需求設計機關的功能分組。九二一重建從此有了一個讓中央無可卸責的暫時性機關,來承接重建的大任。

因此,這次八八水災的重建工作,既然要比照九二一,就應該掌握重點與關鍵,設置一個真正有運作功效的組織,把握「專責機構,事權統一,中央主動,災區辦公」四項原則。

說真的,行政院真的不知道專責機構的重要性嗎?還是避談設置專責機構的原因,仍是想要推卸責任,維持一種「地方負責,中央協助」的間接姿態,不願扛起所有重擔?到這關鍵時刻還在把責任往外推,到底要多少教訓才會讓這個政府醒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