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1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塵埃剛落定,好戲才開始



(本文原載於「二次黨外」雙月刊,2009.08



如果這是星光大道的頒獎典禮,評審團對於結果的說明,應該是這樣:

 

「對於台中縣市的得獎,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因為這個獎項原本就是為你們量身訂做。台北縣部分,縣長政績吊車尾反而幫了大忙,如果不是靠升格把年底選舉做掉,那國民黨會有大麻煩。至於高雄縣市,南北平衡的訴求得到評審青睞,可說是穩坐南台灣保障名額。最後,台南縣市的勇氣與創意獲得一致肯定,因此成為這次的大黑馬。」

 

不管怎樣,讓我們恭喜得獎的大台中、台北縣、大高雄、大台南,終於踏上了夢幻般的星光大道。塵埃落定,now what

 

如果頒獎典禮結束,所有落選者都很有風度,所有觀眾的期盼都被滿足,主辦單位的公信力也被肯定,那將會真的是皆大歡喜。但這種美事通常不會發生,至少這次不可能。

 

國民黨的三大政治難題

 

難題一:怎麼避免在落榜縣市被選票教訓?

 

國民黨原本的如意算盤,是准予升格該當是大功一件,馬英九造福鄉里、澤被地方,各縣市人民理應要感念德政。但事後看來,得獎的縣市把升格當天賦人權,理所當然也未必感激;而競爭落榜的桃園彰化雲林嘉義,也沒打算善罷干休;其他連提案競爭都沒資格的縣市,更想跟中央要個說法:為什麼一個台灣,硬是分成兩個世界?

 

升格延選也導致今年底有選舉的都是非直轄市,直轄市則一律明年才改選。這就好比是一年選放牛班,一年選資優班。非直轄市心中的疑問是:為什麼政府看別人是資優班,而我們是放牛班?政府對放牛班到底應該做些什麼補償?國民黨在縣市升格案中機關算盡,竟沒算到會幫民進黨在年底選戰,找到「縣市平等」和「二等公民」這個聳動話題。

 

這「二等公民論」,可不只是文宣口號而已,而是未來「5個直轄市vs17個非直轄市」的真實對照。以統計數字來觀察,這兩個世界的「人均可分配所得」是29/25萬,「每平方公里執業醫生數」是2.8/0.5人,「每平方公里的道路里程」是

1.78公里/0.85,「每萬人公園面積」1.99/1.06,「每萬人低收入戶人數」則是84/114人。

 

另外,未來直轄市的人口雖僅是非直轄市的1.5倍,但「稅課收入」是2.3倍,「公司登記家數」是3.5倍,「醫療機構數」則是1.9倍。不管怎麼看,直轄市都佔有明顯的優勢,而這還沒加上部分縣市升格之後,可以爭取到更多的資源與發展機會。

 

以往23個縣市看著兩個直轄市的雄厚資源(特別是台北市),都只能自憐自哀,但畢竟同病相憐者眾多,寥以自慰;如今半數以上的人口鯉魚躍龍門,被摒除在大門外的縣市,卻更增相對剝奪感。地方政府的M型化,以及被歸類為「二等公民」的哀怨,究竟會在年底選戰中產生怎樣的效應,非常值得觀察。

 

難題二:要不要增加議員名額、及推動區自治?

 

升格直轄市是那種就算心裡一百個不願意,也沒有人敢喊反對的主張。升等為直轄市後,公務員和警察加官進爵,自治權限提升,爭取中央統籌款也立於不敗之地;就算撇開這些實質利益,光是直轄市的虛名就令人難以抗拒。怎有人會反對?

 

但對地方政治人物而言,縣市升格卻可能是錐心之痛。升格直轄市後鄉鎮市改制為區,依照目前的地制法必須取消自治,這代表著鄉鎮市長和代表會的代表們將面臨失業危機。另一方面,地制法規定直轄市的議員名額上限52人,不但少於台中、台南、高雄縣市合併前的總和,也少於台北縣現在的65人。這也就是為什麼國民兩黨在高雄市議會的黨團成員,儘管公開贊成,卻喊著「缺乏配套」、「過於倉促」,小動作不斷,意在升格後的實質補償。

 

直轄市議員數上限的放寬,對國民黨而言可以擺平地方派系的反彈,有助於明年選舉的整合;對民進黨而言,自從推動立委單一選區制之後,公職數量大幅下降到慘不忍睹,政治甄補的管道出現斷層,是否還會反對多保留幾席議員,也不無疑問。

 

但「區自治」則茲事體大。原本直轄市和省轄市的區公所都是市政府的派出機關,如果推動區長選舉,搞不好還得加上區民代表,這等於是增加更多選舉和公職,既複雜也浪費,和行政需求的精簡及效率背道而馳。而如果是只將原來的鄉鎮市選舉保留,又會出現直轄市之間的不一致,亦即台北市是「區不自治」、台北縣則是「區自治」、而台中台南和高雄則是「部分區自治」的亂象。

 

國民黨會計算區自治的可能性,除了想抒解地方派系的壓力之外,更因為三級政府選舉一向是國民黨的禁臠,在319個鄉鎮市中可以囊括54%的席次,不選白不選。而反觀民進黨全國只佔11%,連在執政縣市也沒有優勢;嘉義縣的8/18和高雄縣的11/27算是表現好的,雲林縣的2/20、台南縣的3/31、及屏東縣的5/33則是慘不忍睹。區長若由市長官派,「贏者全拿」的效果會讓民進黨在將升格的台南和高雄佔盡便宜,唯一的損失僅是台北縣的兩席而已(台中縣鄉鎮市長民進黨目前還掛零)。

 

既然政治利益的計算,是國民黨在這次縣市升格過程中唯一的價值,區自治的推動恐怕也不會例外。至於如果真的這麼做,選民會不會覺得吃像難看,可能不在國民黨考慮之列。

 

難題三:「三都十五縣」要靠「六星計畫」解套?

 

當馬英九提出「三都十五縣」的說法時,大家都在問:這「都」究竟是什麼意思?

 

憲法裡有省和直轄市,有縣有市,就是沒有「都」。如果馬英九意在提出二級政府的新架構,那就得要啟動修憲工程;如果都只是直轄市的代名詞,那既然只有三都,讓各縣市都可提出申請不是耍白爛?台北縣市和基隆市既然應該合併為北都,為何北縣單獨升格,基隆又被晾在一邊?台南升格後,又說桃園縣也指日可待,這又豈不是說直轄市和都是兩回事?

 

十五縣也是一樣。新竹縣市、嘉義縣市的合併也是三都十五縣的內涵,卻從沒有進入國民黨的政治時程表中。總之,馬英九老把三都十五縣掛在嘴邊,但操作實務上卻又破綻重重,越做越開花。

 

難怪劉兆玄到今年五月初的時候,還公開說「三都十五縣」不是馬英九的政見,一直到府院黨總統府高層會議後才改口。這顯示三都十五縣在行政部門,同樣缺乏共識及討論;官員還在摸索,連馬英九自己也拿不出一套解釋。

 

遲至今年六月底,當馬團隊執政已經一年、而縣市升格也都已定案時,才由研考會主委江宜樺提出一套「三大生活圈,七大發展區」的說法,為馬英九破碎的主張擦脂抹粉。江宜樺說,三都就是北中南三大生活圈,由直轄市帶動周邊區域的發展,但並非每個生活圈限定一個直轄市而已;而七個發展區則是北北基宜、桃竹苗、中彰投、雲嘉南、高屏、花東、與澎金馬的均衡發展,未來也要推動各區域內的行政合作。

 

江主委的解套方案做得不錯,只有一個問題:「七大發展區」這套主張,不就是謝長廷競選時說的「六星一鑽」嗎?依據謝長廷在選舉時已經揭示的行政國土發展主張,台灣應分為六個接近新加坡規模的發展區域,各自有均等的資源與機會,做為與全球競爭的經濟體;而各主要離島則應善用資源與景觀,發展為國際觀光度假島嶼群。這和江宜樺後來才說的七大發展區,幾乎一模一樣。

 

繞了半天,研考會竟把謝長廷的政見拿來抄抄,為馬英九的爛政見擦屁股。馬英九要是知道,還真不知道是該摸摸江宜樺的頭說聲「幹得好」,還是該賞他一巴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