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1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高鐵真的是民進黨的弊案嗎?




終於,檢調出動了,大舉前往「調閱」高鐵公司和高鐵局的文件。因為國民黨執政並且掌握了高鐵公司,所以僅僅是「調閱」,如果是民進黨執政或殷琪還在當董事長,非大舉搜索不可,不如此怎麼彰顯「弊案」的色彩?

 

檢調一出動,將來究竟會查出什麼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搞他一搞,這件事看起來就像是犯罪了,等社會輿論的負面印象形成,再利用這既定的印象來扣些帽子、放些內幕給特定的媒體炒作;搞得大些,恐怕也很難不起訴。管他的,起訴之後看法官怎麼判,就算判無罪,社會也早已認為這些人一定有罪,這樣對國民黨就夠了。

 

這幾年,我們看多了這樣的司法案件。誰說過程不重要?過程就是結果,沒罪也像有罪,只是有沒有人要被關的差別而已。

 

所以有必要在這裡詳細談談高鐵的財務問題,究竟是誰的責任。先說結論:高鐵今天經營不力無以為繼,其實有太多問題發生在一開始的決策。從選址、運量預估、決標、政府無可避免的為高鐵資金背書、到系統更換導致延宕通車,都是造成高鐵今天財務黑洞的原因。

 

而這五個大問題,每一個都是在國民黨執政時發生的。

 

先談選址與路線規劃。從郝柏村內閣開始規劃的高鐵,一開始在選址上就是個錯誤。九○年代經濟一片榮景,讓政府迷信新市鎮開發可以創造利潤,也因此除了台北、板橋和左營站之外,站址大多位於一片荒涼的偏遠地區,新竹站不靠近新竹市,台中站不靠近台中市,嘉義和台南更處在一片田園中。車站距離市區遙遠,嚴重違反乘客使用習慣,再加上原本規劃的聯外公車路線因運量不足大幅縮減,造成運量無法提升的惡性循環。另一方面,高鐵公司指望利益回收的站區開發,引此變得更加困難。

 

其次,政府對運量估計過於樂觀,甚至有灌水的嫌疑。當年政府所提供廠商的運量預測,在國民黨時代有好幾個版本,沒有一個接近現實。其中一個估計2008年每日乘客為27.5萬人次,200928.4萬人次;而實際上到了2009年,高鐵通車三年後,每天也只有8.7萬人次,只達到預測值的三成。乘客少的原因,除了選址的因素以外,與經濟發展和觀光客不如預期也有關係。

 

再來談決標責任1997年交通部甄審委員會評定,以「台灣高鐵聯盟」為最優申請人,另一個競爭對手「中華高鐵聯盟」為次優申請人。當時的台灣高鐵是怎麼打敗對手的?靠的是財務計畫太誘人。公司自籌800億,募資3000多億,政府除了1000億元土地徵收成本外,不必多花一毛錢;而中華高鐵聯盟的提案,是政府還要另外出資1500億元,而且通車時間晚了三年。台灣高鐵的夢幻提案,現在看起來當然是不切實際,但是當時的政府卻採信了,以致後來付出慘痛的代價。

 

接著談政府對高鐵的財務責任。大家都記得民進黨執政時因為讓國營事業出資高鐵,被罵得臭頭,好像真的有官商勾結一樣,但其實政府掉入高鐵財務黑洞,早在國民黨時代就開始。1999年經濟泡沫化,高鐵募資相當不順利,只能轉向銀行借款,但銀行貸款的意願實在很低,因此交通部長林豐正出面掛保證,由政府、台灣高鐵及銀行團簽訂「三方契約共識書」,承諾高鐵公司因故提前終止興建時,政府將強制收買高鐵興建營運資產價金優先償付銀行,且收買價金不低於授信額度,銀行團才同意貸款。

 

雖說銀行同意借錢,但到了20002月高鐵公司與24家聯貸銀行團簽訂3,233億元授信契約時,其實裡面只有833億元來自金融市場,其餘2,400億元,是政府讓四大基金以「存款」名義轉存聯貸銀行,再轉貸給台灣高鐵公司,其中郵政儲金2,100億元,退撫、勞退、勞保基金各100億元。政府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高鐵是宣示的政策,無論是政府出資還是BOT,總之要讓高鐵蓋起來。後來民進黨執政時,頭已經洗下去了,只能想方設法地讓高鐵誕生,充其量只能算是中繼投手的角色。

 

最後,高鐵的機電系統由歐系轉日系,是一大致命傷。1999年底,高鐵在核心機電系統在施工9個月後,宣布從歐規改成日規,導致之後出現了26項無法整合的系統相容性差異,除了必須賠償歐洲高鐵聯盟21億台幣之外,在民進黨執政時也因此三次延宕通車,總共拖延了三年。高鐵每延遲一天通車,就損失1.3億元,這財務怎麼好得起來?

 

這五大因素,造成今天高鐵的財務困境,和政府無法逃避的責任。其實,高鐵雖然不是好的BOT個案,卻是很成功的建設。這種建設政府自己就有責任要生出來,不能像是租店面一樣租出去就不管你盈虧死活。

 

如果檢調真的要查,應該先查查郝柏村、蕭萬長這幾任閣揆,還有劉兆玄、蔡兆陽、林豐正等交通部長們,在決策錯誤上應負的責任。特別是蕭萬長,擔任行政院長期間簽訂「三方契約」、主導「3,233億元聯貸案」,以及核心積電系統「歐規轉日規」等重大決策。還有現任交通部長毛治國,曾任高鐵局籌備處第二任處長,當時負責高鐵BOT案的選商、招標、議約、站體選址等工作

 

所以高鐵怎麼看,都絕不是民進黨的弊案。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國民黨也別想硬坳,以為全台灣的人都得了失憶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