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1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和動物保護團體談動物安樂死




六月底的時候,在部落格上連續寫了四篇文字,討論「動物保護法」的荒謬之處,以及動物安樂死的問題。三個月過去了,我和同事終於有時間把「動物保護法修正草案」寫出來,並且很高興地知道,高志鵬委員在看了我的文章後,也交待他的辦公室撰寫了一份草案,並且已經連署成案。

 

我們兩份草案大致相同,內容包括:

一、廢除收容中心七日無人認領養就給予動物安樂死的規定。

二、要求政府政策方向應專注於推廣流浪動物的節育與認養,以代替撲殺。

三、要求中央政府視流浪動物的數量,提升給予地方的相關補助。

四、要求地方政府與民間團體合作,提供必要經費與技術支援。

五、要求中央與地方主管機關按時將資訊公開。

六、強制寵物店對其販售之動物植入晶片。

七、強化動物保護檢查員及警員對於危難中動物的緊急處置權限。

八、確立公益團體對政府機關的公益訴訟權。

 

我的基本想法是,准許安樂死這種最方便的模式,讓公部門沒有動力與誘因去積極發展其他模式,來有效減少流浪動物的增加,因此墜入了一個「不斷地抓又不斷地殺」的惡性循環。只有關上這扇門,其他的方式才可能被充分使用,更多的資源才可能被分配過來。

 

今天我拜訪了一個動物保護團體(姑隱其名),聽聽他們對這樣的修法方向有何意見。主事者是一位頭腦很清晰的社運工作者,以及兩位親身投入動物保護行動的志工朋友。他們很熱情地提供了許多實務的經驗,具有理想卻又不失理性。我必須說,在我參加過的政策討論會中,很少有這麼令人愉快的經驗。

 

討論完畢後我重新思考,決定要誠實地回頭修正我三個月前的單純想像,回到執行的現實面,重新計算這個修法行動的路線。

 

因為他們的意見相當寶貴,所以決定在這裡記錄下來。

 

第一,目前還沒有一個可靠的研究,可以計算出一旦禁止用安樂死來減少動物收容量,收容量會暴增到怎樣的程度,以及需要多少經費的開支。由於民間的收容量已經飽和,除非政府有充分的新資源投入,創造更多的收容量,而且社會以領養代替購買的風氣能夠打開,否則只會造成流浪動物「塞車」在收容所,照顧品質會變得更差。而許多流浪動物也會因此而生病,最後為了解除其痛苦仍然會被安樂死。

 

第二,雖然「捕捉-節育-釋放」(TNR)的方式,可以減輕收容所容量暴增的壓力,但這方式目前還在初步執行階段,也大多是運用在貓的身上。還沒有充分的經驗顯示,這個方式會完全奏效(特別是對狗)。節育的速度到底要如何追上繁殖的速度,這是一個問題,牽涉到一開始投入的人力與金錢有多少;它也必須在許多地方同時進行,而不能只有單點實施,才會真的收效。此外,節育後是釋回,是需要管理能量的,這工作不能只靠義工,必須有地方組織負責任地來承接。

 

第三,如果一般人對於「動物福利權」的概念仍然低落,那社會的支持度無法支撐起新的觀念與制度。舉例來說,TRN的作法必須依賴社會對流浪貓狗的忍受程度,如果市民抱怨流浪動物製造的髒亂與困擾,那公部門也無法抗拒民意,只好去進行捕捉。此外,社會的支持度也會決定政府願意撥出多少預算,來執行這樣的業務。

 

第四,就算政府會有更多預算來支持這新的作法與制度,那底下的單位、機關和民間團體,又有多少能量可以執行,也要考慮。農委會相關的單位,只有一個人在處理這個業務,地方政府政府的人力也不足。如果有了龐大的經費,恐怕又會淪為必須消化預算的科目。

 

我原來想要大刀一揮解決的問題,可能會反而製造出更多問題也說不一定。

 

所以應該要改變作法:從強制變成誘導,從瞬間變成漸進。首先,這個「七日安樂死」條款的廢除,應該要是一個日出條款,例如五年後完全實施,在五年內達成廢除安樂死的目標。當然為了避免在五年之間,地方政府利用最後機會加緊撲殺動物,應該要規定逐年降低安樂死的比率。

 

而中央在立法後的五年內必須做的事,是誘導地方政府擬訂出一個逐步減少安樂死執行的計畫。中央政府的經費補助,也應該是逐年增加,讓資源與執行能量慢慢吻合,同時把民間的力量帶動起來。此外除了資訊公開,應該要求中央每年都提出「動物福利報告」,以加強管考。

 

這樣的修改,也許會降低修法的阻力。

 

如果有夠多的人有心,我們應該要求今年參選縣市長的人,宣示在任內逐步減少撲殺的數量,達成零安樂死的目標(重大傷病除外)。而這樣的社會力,可不可能形成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