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66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金溥聰與楊蓮亭




馬英九聲望日漸滑落,國政黨務廢弛,唯一寄望在金溥聰返國,「不能沒有你」。金溥聰返國馳援後接連出手,干預政策,謀化反擊,內挑地方派系,外戰在野黨主席。雖無益於改善政局情勢,但也可稱得上是令人目不暇給。

 

金溥聰頻頻出招,既使爭議亦絕不迴避。之前,金溥聰致電環保署長,要求緩議處罰走路吸煙之政策。其言有理,但其行可議。環保署長隸屬行政院長,行政院長在不濟,至少也算是總統的執行長,金溥聰身為總統兼任黨主席之幕僚長,理應向院長建言,由院長發落政策,怎可自行通令部會?

 

如今,金溥聰公開倡言,國會應增設「糾儀長」,並說此舉有利於民主政治,「相信人民會樂見!」這不但是其行可議,更是其言無理。其言無理之處在於,立院若早設糾議長,民進黨無法佔領主席台抗爭美牛開放進口,也不會有後來禁絕內臟絞肉的食品衛生管理法的修正通過,所以人民又如何會樂見?其行可議之處則是,金溥聰沒有先向王金平私下建議,直接公開倡議,讓王金平兩面不是人,只能尷尬說不清楚金溥聰的意見,無法評論。明是建言,暗是鬥爭,大內高手出手,雖未見骨卻也見血。

 

金溥聰決心護主,可說是忠心不二的馬家臣。但權勢膨脹,毫不遮掩,一力將目光焦點引來己身,讓馬英九可以匿居後宮,無需直接面對鑽心萬箭。

 

有此君便有此臣,實令人無言。

 

近日重閱金庸之笑傲江湖。令狐沖在接掌恆山派掌門後與任盈盈重聚,談起日月神教教內情勢,教主東方不敗因苦練神功,不親教務,教中事務盡歸寵臣楊蓮亭獨攬,「他把什麼事兒都交給楊蓮亭去辦,教裡很多兄弟都害在這姓楊的手上」。讀到此節,啞然失笑。

 

拿馬英九相比東方不敗,自然是污衊了東方不敗。東方不敗是日月神教中數一數二人才,武功極高號稱天下第一;馬英九雖不至於一無是處,卻是半個草包。但馬位居高位,號令天下,又有七百萬票做為根基,說是身負神功也不為過,只可惜固執偏聽、寵信佞臣、深居簡出、不理朝政,盡關心些小學生學游泳般的小事,與東方不敗深居後宮、捻針繡花,倒無二至。

 

楊蓮亭雖是寵臣,但對東方不敗有情有義,可說世間罕見。任我行、令狐沖、向問天三大高手圍攻東方不敗,竟難以取勝;任盈盈便揮劍斬在楊蓮亭肩上、大腿,更削下其小指,意圖使東方不敗分心關照。但楊蓮亭知其用意,竟忍住不發出半點聲息。為主盡忠,當折不撓,也算是條漢子。

 

但有此漢子,更讓東方不敗執迷不悟。東方不敗下屬風雷堂長老童百熊,兩人間有過命的交情。東方不敗幼年家境貧寒,全仗童百熊救濟,並代為料理其父母後事;在太行山遭潞東七虎圍攻,身受重傷,亦是童百熊捨身相救;接掌日月神教後,朱雀堂羅長老不服,童百熊一刀將他殺了,從此教中無人敢有半句異言。這般恩情,竟因楊蓮亭意圖剷除童百熊,被東方不敗置諸腦後。

 

「童大哥,作兄弟的不是沒良心,不顧舊日恩義,只怪你得罪了我蓮弟。他要取你性命,我這叫做無法可施。」

 

庸君與權臣,不皆是如此結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