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661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保障新人,不等於栽培新人




為鼓勵新人參選,民進黨在這次直轄市市議員黨內初選當中,給予新人民調10%的加權。所以除非當過正副總統、立法委員、縣市長、議員、鄉鎮市長、及省議員和選任的國大代表,都可以享有這項優待。這麼做,與其說是為了「鼓勵新人」,其實還更像是「補償新人」,為這次黨內初選基於其他原因而不採取黨員投票,以致讓具低知名度的舊人比新人更佔便宜,所做的平衡措施。

 

現在聽說又有人要主張,每一個選區應該保障一席新人參選。老是在新人初選制度上打轉,聽了實在覺得很煩。這個黨到底有沒有人在想,民進黨需要怎樣的新人養成機制,用政治學的名詞來說,民進黨到底應該建立怎樣的「政治增補制度」?

 

要談新人保障機制,應該先想想:保障新人的目的是什麼?在我看,保障新人的意義之一,是讓新人在制度中有出線的機會;就這一點來說,現行制度中其實存在讓新人參選的空間。以本屆台北市議會為例,民進黨有18名議員當中,其中半數9名是首次當選,他們不但爭取到黨內提名,而且在正式選舉的戰場上,競爭力不輸給連任的老將。這次的初選雖然被迫取消黨員初選,制度有變,但以民調加權來補償,也算是差強人意。

 

但新人保障的另一個意義,應該是要能「讓優秀的新人出頭」,所以並不是因為你是新人,就應該得到保障,得到參選的機會。一個黨要延續生命,要新陳代謝,要提升品質,要因應社會趨勢,必須要主動栽培新人;但這個「栽培」的發生不是在於保障新人的參選,而應在於落實新人的養成。

 

保障新人,不如保障品質。為了提升黨的品質,黨內新人應該透過黨給予的磨練機會,藉由擔任公職助理、機要、或基層黨工,來熟悉政策或組織,被交付任務來考驗執行力,同時磨練宣傳與思考能力。然後黨才在適當的時機,進一步適才適所地栽培他們,成為公職候選人或黨幹部,接受更多的考驗。黨也應該在新人自己爭取到參選機會後,給予他們比資深者更多的競選資源和協助。這些才是黨對於新人的責任。

 

培養「優秀的新人」,難道不是一個黨對於社會及選民應盡的責任?

 

我看到有些高唱「保障新人」的新人,連助理都沒當過、當不好,就想鯉魚躍龍門,擔任助理的老闆,實在令人搖頭。如果新人應該這樣被保障,那這個黨會被怎樣承傳?

 

現有的黨員投票或民調,大致上可以考驗一個新人,是否具有擔任民代候選人的特質。基層服務的經歷與成績、與黨員接觸的勤快程度、文宣造勢能力、社會資源與知名度的累積等,都可以在黨員投票與民調當中測試出來。但是無論怎樣的初選制度,拼初選都需要資源,所以「人頭黨員問題」與「家族財力庇蔭」,也仍然會形成影響力,這是缺憾之處。如果民進黨的新人培育能夠更制度化,也許應該要對參選新人的歷練有更多的要求;提拔比較有經驗和歷練的新人,其實是比較負責任的作法。

 

民進黨一向是年輕人發揮的舞台。九○年代由於解嚴後的政治開放,帶動起大量的政治人力需求,學運世代剛好填補了這個空缺,加上後來綠營的政治版圖擴張,年輕世代得以紛紛攻佔要職。這當中固然有其歷史因素,但也有揠苗助長的成分存在。但到了這個世紀,隨著黨的發展成熟度增加,這不該是永遠的常態。

 

看到很多經歷多年幕僚工作的朋友,決心參與這次的選戰,我衷心地感到祝福。參選不只是權利,在經過多年的栽培與磨練之後,承傳黨的問政品質,其實是很重要的工作。這工作本就應該讓有能力、有歷練的人來承擔。

 

而許多資歷尚淺的新人們也是勇往直前,確實讓人感到勇氣可嘉,意志動人。但請不要忘記,很多新人在當選前,其實是經過千錘百鍊、多次落敗之後,才終於如願。新人本來就應該付出更多,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如果連挫折失敗的過程都想省略,光想著制度保障,只會讓人懷疑你是否具有擔任公職的心理素質。

 

至少我自己,並不希望這樣的人來代表我所支持的政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