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1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猴子 老師 與髮禁

---------------------------------------------------------------------------------------------------------------------------- 很久以前我在網路上讀到一篇很像寓言的笑話。 實驗人員把五隻猴子關在一個有灑水裝置的籠子裡,中間還掛了一根香蕉。猴子嘛,看到香蕉哪有不動心的?但只要有猴子碰了這根香蕉,灑水裝置就會啟動,經過幾次嘗試,猴子們都知道不應該去碰這根香蕉,這樣水才不會灑下來。 實驗人員用第六隻猴子替換了原來籠中的一隻。「菜鳥」總是不懂規矩,一看到香蕉就伸手,但當牠快要碰到香蕉時,其他四隻「老鳥」立刻上前將牠海K一頓,防止灑水裝置又被啟動。之後,猴子七號被帶進來替換猴子二號,照樣被扁一頓(六號下手還特別重咧)。實驗一直依此進行,直到原來的五隻猴子全部被換掉,一致的現象是:每一隻新猴子想碰香蕉,都會遭到其他四隻的毒打。奇怪的是這時籠子裡所有的猴子其實都不知道香蕉與灑水裝置的關係,只知道「只要想碰香蕉就會被打,只要有猴子要碰香蕉就要去打他」。 笑話的結尾只有一句話:這就是傳統的由來。有關批判傳統,我從來沒有看過比這篇更有力量的文字。 傳統最棒之處在於:它的存在不需要理由,但要它消失則得費九牛二虎之力。最近教育部宣布解除髮禁,學校的大反彈應在意料之中。學校,是我所見識過最偽善的機構。我們大多數人這輩子都在學校混了十幾年,但我們從來無法真正理解這個組織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管理者與教師的腦子裡是裝了些什麼。他們中有許多人,和實驗室裡的猴子沒有兩樣,I do what I was told to do,存在即是真理。 我有一個高中同學投身中學教育,做到主管級的職位。我打開電視新聞,看到她代表學校向教育部反擊:「家長也支持髮禁」、「教育部不應該規定學校怎麼管學生」,還有一句我覺得最經典:「這樣學生會不像學生」。嚇死人的義正辭嚴,還好我不生小孩來受這種氣。但我還是拿起電話準備來場不可能太愉快的電話同學會。 「同學,我受夠了。你們每次都拿出爹娘來當擋箭牌,什麼體罰、課後輔導、程度分班,都說是家長要的。上次我跟你關說我同事不要他兒子參加課後輔導,妳跟我說什麼?」 「那個…那個不一樣啦…」 我其實記得她上次跟我說的是:別的家長希望學校有課後輔導,而且如果對你同事的兒子有差別待遇,學校沒有辦法管理學生…八拉八拉。真有妳的,怎麼說都行。 「還有,什麼叫『這樣學生會不像學生』啊?」我得理不饒人:「我們有什麼權力去規定現在的學生應該像什麼,就像當初別人規定我們頭髮應該像阿兵哥和犯人一樣?」 「可是學生本來就不應該花太多時間在頭髮上啊,學生的本分就是讀書。」 「同學,」我心裡面想著我怎麼會跟你當同學:「如果妳當初是用『剪頭髮=不會變壞=升學順利』當教育碩士論文的題目,我保證你現在連幼稚園都教不起。你們都訓斥學生要重視頭皮的下面不是上面,現在看起來比較重視頭皮上面的是你們自己。」 「但我們也是為了學生好啊!」 謝謝你,省省吧。「你們這些做老師的就是看不得學生打扮。髮禁哪裡是為學生好?髮禁是為了學校好。這樣校長才有威嚴,老師看學生不會刺眼,不會嫉妒學生不必像犯人而有被剝奪感。反正我們學生不一定教得好,但起碼頭髮管得好。」 「可是我們以前不是都這樣走過來的嗎?我覺得這沒有什麼不好啊!」她有點激動了。老師嘛,就是不能挑戰。 但我就喜歡挑戰權威:「所以我以前都覺得你的香菇頭醜死了!真的這麼好妳幹嘛把頭髮留長?」 我本來還要費心講一個實驗室裡猴子的故事開導開導她,但她已經氣得掛我電話。 唉!搞教育人的腦袋集體壞掉,難怪這個國家搖搖欲墜。這個社會真的是很用心在實踐那個猴子的寓言。不必知道為什麼不能這樣,只知道如果有人這樣就去圍毆他! 這也真夠諷刺的。一日之間,教育體系最上層的腦袋終於大躍進,但是要面對自己一手養大的保守勢力的反撲,終究演變成「教育部要管學校不要去管學生」的難堪局面。「自食其果」這句成語用在這邊,實在無比貼切。 從我同學的反應看來,這件事大概還不會善了。所以接下來,我想打電話給教育部長,除了感謝他解除髮禁之外,也想請他頒一條「腦禁」的規定,腦容量有如猴子的老師,國家想辦法發一筆優渥的退休金給你,就拜託,千萬拜託你們,不要再繼續污染學生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