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13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紐約地鐵外星人事件

---------------------------------------------------------------------------------------------------------------------------- 如同所有靈異神秘的故事一樣,我要在此強調,這絕對是我親身經歷過的事情。 事情是這樣的。1996年8月,我剛抵達美國華府並且安頓下來,決定在研究所開學前一個人到紐約走走。 我搭一對朋友的便車,他們兩個是那種會不停拌嘴的情侶。從DC出發到紐約,四個半小時中幾乎沒有安靜過。我坐在後座,聽著他們為如何超車、要不要交換駕駛、過收費站湊不出剛好的零錢、應不應該施捨給乞討的老兵等各種小事爭執,心裡對於下車這件事產生無比的渴望。 這一刻終於來到。他們在市中心梅西百貨門口放我下來,我感激得說不出話。我的計畫,是要和一位在地的學姐約個地方見面敘舊。我走進百貨公司,輕易地找到了連結內部的地鐵站,這裡是個大站,有不只一條地鐵經過,也有PATH系統直通紐澤西。 這不是我一次來紐約,但人來人往的地鐵站還是讓我有點緊張。我一邊注意周圍的行人,一邊在PATH出口的公用電話前面,掏出留學生必備的電子辭典,在裡面找出學姐的電話,研究電話的收費,投進零錢,順利接上學姐。我們約在世貿大樓旁可以遠眺紐澤西的河岸邊見面,講定了時間,我掛上電話。 我研究手邊的地鐵圖,很簡單嘛,搭A線往南一站,再轉B線往南一路到世貿大樓就OK了(有關那些地鐵的編號我已經記不得了,請容許我隨便編吧,反正不是重點)。我順利搭上A線地鐵,往南坐一站下車,到達B線月台,等車。 這時我忽然想起:我的電子辭典!在背包中翻來覆去的怎麼也找不到,一定是放在公用電話上忘記拿了!我即刻離開B線月台,回頭改搭A線往北的地鐵,回到梅西百貨剛才使用電話的地方。一如我對紐約人的道德信心,那個電子辭典已經不在那裡了。 我詢問了附近的警衛,確定我的電子辭典已經一去不回頭,沮喪地走回A線月台。算了,幾千塊的東西還不是丟不起,學姐已經離開公司,我還是得趕到世貿和她碰面。 對不起,這個故事的鋪陳好像有點太長,但是重點就要來了。我再度跳上A線列車,沒錯,往南一站換B線。我心裡一直懊惱地埋怨自己,太不小心了,你在美國還有兩年要過咧,這是一個很好的教訓,一個人在外一定要時時注意呀…。列車減速準備要進站,我看著車窗外,突然傻了。 這裡,絕對不是剛才我來過的那一站。 這個地鐵站規模小多了,在列車裡就可以看到地鐵站出口,還透著外面直射進來的陽光,景象完全陌生,也根本沒有別線可以轉乘。我還來不及弄清楚,憑直覺判斷決定立刻下車。對照站名,看看手上的地圖,這裡分明是梅西百貨A線往北的第一站! 各位一定會這樣想:很簡單嘛,你一定是剛好搭錯方向了。對,我當時也是這麼想,我一定是心裡念著遺失的電子辭典,走錯月台,搭到往北的方向了,我應該到對面上車搭個兩站,就會到達可以轉乘B線的那一站。根據這樣的判斷,我必須走出了地鐵站,因為這個站在往南和往北的月台之間並沒有通道,我要回到馬路上走到對面的入口,重新投幣再進來。 接下來發生的事,我至今仍然無法解釋。當我走出地鐵站時回頭一望,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入口清清楚楚地標示著「downtown」這個字,在紐約的地鐵系統南北線中,這個字的意思就是「往南」。 我一頭霧水。之前在梅西百貨上車,原本是要往南一站,但現在卻在北邊的一站下車,這不難解釋,一定是我錯搭了往北的列車才會這樣。但那也應該是一列往北的uptown train啊,為什麼我竟是從一列往南的列車下車?我又是從哪裡坐上這列車的? 用台北人的話來講,就是你從台北車站搭捷運往南要到台大醫院,卻在中山北路馬偕醫院下了車,而且你發現,你竟是從淡水往南的那班列車下來的。神吧? 我渾身冒冷汗,覺得腦袋裡的邏輯已經不夠用了。我四處看看,確定自己所站的位置,往東過馬路到對面的地鐵入口,沒錯,這裡才是uptown的入口。這是怎麼回事呀?我又轉身過馬路回到原處,就是剛才下車的downtown入口,心煩意亂地走進車站,我還是應該搭這個方向的列車才對。我想,好吧,可能我今天腦袋不清楚,uptown和downtown的意思我都忘了,我現在要重新跳上這輛列車,如果我剛才的確是在往北移動,等一下我應該會到更遠的地方,更北邊的一站才對。 可是我沒有。我全神貫注地看著:下一站,梅西百貨,再下一站,轉接B線。見鬼了!我剛才竟然可以從梅西百貨搭往南的列車,到達北邊的那一站,那如果剛才沒有在那一站下車,我不就等於從同一個地方搭兩站而回到原點嗎?太扯了! 我頭昏腦脹地搭著B線來到世貿大樓,從來沒有覺得搭地鐵有這麼艱難過。學姐一看到臉色發白的我,立刻給我一個擁抱,問我怎麼回事。 「我哪知道是怎麼回事!」我氣到一個程度:「我在你們紐約的一列往南的地鐵裡面,被外星人用『量子力學空間轉換』的手法移到了更北邊的一列往南的列車中,害我差點迷路,還被幹走了一台電子辭典。就是這麼回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