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1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10萬台幣遊歐洲33天----以及劉老師的貼心小撇步(五)

---------------------------------------------------------------------------------------------------------------------------- 通常當旅途完成了三分之二,這個時候你會開始想家。 我想著DC那個熟悉的窩,想吃自己做的菜,想著巴爾地摩金鶯隊的棒球賽,想著回美國要再玩一個月才回台灣,想著回台灣前要先賣掉車子與傢具,想著回台灣要找什麼工作咧。 在非英語區旅行,真的連看USA Today都很解鄉愁。 Day 23 半夜三點多,火車上的旅客被乒乒乓乓地叫醒下車。我們都要去薩爾斯堡,必須在Innsbruck轉車。半夜拎著行李在車站等車,山區的氣溫驟降,感覺寒冷而蒼涼。轉頭一望,眼前竟出現阿爾卑斯山,在清晨的雲霧中顯得深靜幽緲。一夜之隔,景色竟是如此不同。夜半轉車似乎也並沒有那麼苦了。 再上了車繼續補眠,醒來時天色已亮,窗外又是另一番景致。綠油油的山坡放牧著牛羊,正是印象中Sound of Music的場景。這是中歐的景象,完全不同於西歐的城市繁華與南歐的燦爛奔放。 在這裡重演了到處找青年旅社的戲碼,忙了一個多小時好不容易才安定下來。和幾個剛認識的邁阿密窮學生一起爬山,到處閒逛體會奧地利 悠閒的田園景象。 我們住的青年旅館很優,晚上還有party讓大家喝酒唱歌。來自各地互不認識的人,短暫相聚卻熱絡地像是老朋友,有一種很誘人的氣氛。我們瘋到了半夜。 《貼心小撇步23》來談一下青年旅社。通常抵達一個城市後,以下的情形會重複上演:一群剛下火車的年輕人開始翻旅遊書、找地圖,試著辨認自己想去的青年旅社在哪裡,可能彼此交換意見後,還會結伴同行。找到旅社後,會發現總是沒什麼床位,因為你的第一選擇通常比較熱門,這時有耐心的人會留下來等候補位,沒耐心的會去找下一家,有可能要找到第三家才會安定下來。所以,如果可以確定到達的日子,先打電話預約還是比較保險,不要跟自己的體力過不去。 Day 24 一夜狂歡之後,上路前往維也納。維也納是我前進東歐的轉運站,要從這裡前往匈牙利和捷克。和一個在那裡唸書的台灣朋友短暫見了面,指點了旅遊重點,我還是一個人去住青年旅社。 根據書上的描述,這家青年旅社營運得很好,我也很幸運地找到了床位,兩個人一間。但同時也很不幸地,今晚同時住進來一批不知道哪裡來的美國高中生,整個晚上幾十個人在走廊聊天嬉鬧到凌晨,逼得我開門臭罵他們一頓,罵完了也睡不著,只好起來讀小說,決定第二天搬去旅館補眠。 《貼心小撇步24》中國觀光團與美國青少年,是旅途中最應該迴避的兩種族群。一種是讓你熟悉到很討厭,另一種是讓你很陌生的受不了,無法理解自己竟也曾經是他們的一員。 Day 25 漫步維也納。 沒去過的人會覺得這句話很浪漫,其實到了現場並沒有這種感覺。維也納的都市景觀,論藝術比不上巴黎,論尊貴比不上倫敦,論歷史比不上羅馬,論浪漫比不上威尼斯。我甚至不知道怎樣看到多瑙河,只看到河邊像城牆一樣的堤防。 這不是我想像的浪漫維也納,而是一個很貴氣、充滿皇家建築的都市,只有咖啡廳很值得坐坐。我懷疑著當初伊森霍克和茱麗蝶兒浪漫夜遊的場景,為什麼我都沒有看到? 一定是我身邊沒有茱麗蝶兒的關係。一定是這樣。 《貼心小撇步25》電影就是電影,旅行時請保持頭腦清醒。 Day 26來到匈牙利布達佩斯。東歐的氣氛很不一樣,古老中有一種頹廢的感覺,好像整個都市都隱隱泛黃。我在有限的英文資料中讀不出這個國家的歷史,當然也看不出他們和匈奴之間的關係。 一個人隨處走著,下午去馬殺雞,傍晚去歌劇院前亂晃,碰到一個人在兜售當晚的票,我花了6美元聽了一場小型的歌劇。窮一點的國家就有這個好處,什麼都便宜。 接下來的這個夜晚,是我整個旅途中最瘋狂的一夜。這家青年旅社地下室是家酒吧,設有撞球檯與點唱機。我和一個埃及留學生人比撞球,旁邊一個來自加州穿著重金屬樂團T恤的胖子也來湊熱鬧。我們玩得正起勁,胖子忽然眼睛發亮說: 「嘿,你們注意到了嗎?我們三個人分別來自非洲、亞洲和美洲,而這裡是歐洲耶!」好一副世界大同的景象啊! 當然,世界大同絕對少不了搖滾樂。我們開始玩點唱機,出錢投幣的人來選歌。這一來,我們才知道幾乎整間酒吧裡都是搖滾樂迷。聽到Pink Floyd、Rolling stones、和U2時,十幾個大男人齊聲引吭高歌;有人點Whitney Huston則被大家噓得半死。 藉著啤酒助興,我們嘶吼得像瘋子,連U2那首One最後的假音都沒有放過。整個屋子只能用「沸騰」來形容,電吉他solo一出現就全場癡狂,鼓打得猛時人人隨著節拍點頭。在放聲嘶吼中我和胖子交換了一個「原來你也是同道中人」的眼神,不用嗑藥也high到不行。 到這裡還沒結束。三點多我離開酒吧,一群人居然在旅社大廳彈吉他唱歌,一直到清晨五點還不散。彈吉他的是個澳洲人(最後一個洲的也到齊了),他說今天因為無聊所以去買了一把吉他,講得好像是買撲克牌一樣。 這輩子大概很難再有這樣的體驗了。我想就算幾十年後,這趟旅行的所有細節都在記憶中淡去,我應該還是會記得布達佩斯的這一夜,在青年旅社裡,由來自五大洲的搖滾樂迷,為我舉辦的年少輕狂華麗閉幕式。 《貼心小撇步26》如果一定要選擇,我會說搖滾樂是旅途中最強的「國際級的工具」。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