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0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誰的精子?誰的決定?

---------------------------------------------------------------------------------------------------------------------------- 才從日本回到台灣,就有人告訴我我錯過了本週的新聞高潮:一個意外殉職的上尉連長,一個柔腸寸斷的未婚妻,一個突逢變故的傷心家庭。據說這個事件由於情節與主角都極富戲劇性,愛好熱鬧的台灣人一打開電視都沒法不去注意它的變化。 一個人的驟逝總是讓人體會到命運的殘酷本質。但加入了「取精」這個因素,現在這個戲劇化的悲劇正在衍生另一個戲劇化的困境。 困境的存在,通常是因為從不同的角度切入會有不同的選擇。這個事件,有人在裡面看到了一個深情的未婚妻,有人則是看到一個衝動的未亡人;有人期待殉職上尉的血脈可以被延續,有人則憂心一個命中注定無父的孩子即將誕生;有人感受到官僚體系的顢頇,有人則看到衛生署的專業被長官與當事人的眼淚踐踏。 其中的很多探討,可能都是多餘。我們不必去否定人工受孕的道德性,那會讓許多求子不得的人沒有出路。我們其實也不必去擔憂單親家庭的孩子是否會健全成長,因為一個全心付出的家長勝過兩個不負責任的父母。 孫家是否應該留後,不必是公眾的討論重點,留不留後是孫家的問題。李小姐是否有漫長的路要走,也不關我們的事,因為人人都有漫長的路要走。我們該關心孫家和李小姐會後悔嗎?不必要。誰不會後悔?有決定就有後悔,這就是人生。 唯一應該被討論卻還沒有人去關心的是:誰擁有往生者精子的使用權? 在回答之前,或許我們應該先問自己另一個問題:如果我知道自己來日無多,我會不會允許在我死後有人任意取出我的精子或卵子,和另一個人的卵子或精子,用醫學科技培養成一個小孩?這個問題,活著的你恐怕也要想上半天,可能也得跟伴侶家人商量爭論很久,可能還應該寫成遺囑,找律師公證,以免死無對證。 如果這個問題在我活著的時候都那麼複雜難解,為什麼我死後,反而變得不必討論? 當電視上李小姐對記者說「我的決定他都會支持」,我想所有記者心裡應該都很尷尬吧!不是大家都說新聞要平衡報導嗎?這下子我們要去哪裡平衡報導? 如果一個死人的精子如何被使用,可以完全不去探究死人的意願,而成為其他活人(不管你是多親近的愛人或家人)的心裡撫慰工具,或者是官員的人道關懷器材,那我們應該想想,以後還有哪些個案需要去面對,要用什麼標準去面對。 我們不要談這個案子,我們就講隔壁的老王好了。老王可能早就想和他未婚妻分手,但還沒說出來就掛了;老王也可能打定主意不想生小孩,和未婚妻爭執這個問題很久還吵過幾次架;或者,老王生前很想和未婚妻生一窩小孩,但是老王並不希望他死後孩子才用這樣的方式誕生。 我們永遠不會知道。老王已經走了。 想生老王後代的女人,可能不是未婚妻而只是論及婚嫁的女朋友;老王的女朋友也可能沒有與他相戀十二年,而只是五年,或者一年半;老王也可能有兩個感情很好的女朋友,而兩個人都想要老王的精子來生他的後代;老王也可以是女人,而他的未婚夫想要用她的卵子找個代理孕母生她的後代。 你告訴我,在以上情形的當中,如果家屬都同意,未亡人的眼淚也同樣的決堤,院長在打給衛生署長的那通人道電話裡,該說些什麼? 我忽然覺得,我好同情老王。 我當然也同情衛生署的官員。在這個國家,沒有價值思維的認真探討,有一個什麼都會只有立法不會的立法院,還有濫情的媒體與矯情的政治,誰在這種狀況下,知道怎麼做事才不會被罵? 老王,你走的太早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