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1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小丈夫的戰鬥位置

---------------------------------------------------------------------------------------------------------------------------- 當發表了上一篇「生命中不可承受之不夠輕」之後,我的第一個讀者留言所關心的,不是女人對於體重這件事的歇斯底里,而是我在家中的處境是否如文中所描述得那樣卑微。真是人間處處有溫情,小男人總是這麼令人不忍與不捨。 七年前因為年幼無知,我寫下了一篇鼓吹不結婚的文章,三年後又用行動推翻了原來的立場,於是終於把自己放在一個人人喊打的境地。繼續不婚的人視我為叛徒,信仰婚姻的人視我為戰俘。 我簡直就是一個吳三桂,或者現代一點,有點像許信良。 這些都不打緊。面對各界無情的打壓,我選擇把結婚當成一個「光榮的印記」,有點像是坐牢的人都在身上刺青表示「我也是混過來的」那樣的驕傲。在喜帖以及婚禮舞台的背板上,我清楚地標明了婚禮的主題──遇見對的人,一切變可能。一方面解釋我立場的改變,一方面向老婆表明心跡。 那時候很多人都感動得要死,一直說要拿我的婚禮當他們未來的範本。 我想這一切應該已經證明了我對老婆的愛比石堅。如果一個人曾經是那麼不相信婚姻,最後卻拿自己的信仰當賭注,這不是證明了這個老婆的存在價值高過一切嗎? 但很顯然我老婆不是這麼想。 「過年過節也不曉得送花,情人節也不會帶我去吃大餐,聖誕節沒禮物。你啊,應該是你媽有幫你燒香,才娶到了我。」老婆用連續劇裡面大帥的姨太太那種口吻教訓著我。 其實對於過去那些排隊在我老婆家門口等著聽她使喚的那些男人,我心中雖充滿同情之意,但並無意效法。我自認對待老婆也還可以,至少她晚下班的時候我都會飛車去公司接她,不管我是不是已經在家裡脫到只剩一條內褲。 但這時候她都會換上了董事長千金的口吻說:「你知道當初有多少人在癡癡地等我一通電話『命令』他們來載我下班嗎?」 這話的意思應該是:我知道你是跨過了千山萬水的心理障礙,才邁上婚姻這條路的,但那和老娘我跨過了滿坑滿谷的火山孝子才跟你結婚比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 為了讓我更懂得珍惜娶到她的榮幸,老婆可是經常利用各種新聞事件給我機會教育。電視上不是常常有那些名人傳出緋聞,然後元配還會陪丈夫出來開記者會聲淚俱下表演堅貞與信任嗎?我老婆可不是那種女人。 「我警告你喔,如果你發生這種事,你不要夢想我會出來挺你。我沒有開記者會譴責你算你走運!」 妳有毛病啊,我幹嘛會需要妳出來挺我?我哪會搞外遇,我娶妳就是因為我婚前已經玩到精盡人亡了妳不知道嗎! 我很想這樣回嘴,但是我沒有。我當然也還沒有精盡人亡,我只是因為肚子變大之後,膽子就變小了。 「男人就是喜歡在外面亂搞!你啊,給我當心點!」 我實在不懂為什麼要當心一點的人總是我。後來張瓊姿與潘若迪發生車震事件時,我試圖扳回一城,也警告她「妳給我當心點」,但她哈哈哈笑得很開心,完全沒把我的話當一回事。說真的當時我還蠻氣餒的。 有時我頗為不解,男人一結婚就變豎仔了嗎?以前對女朋友那種「不適應我就謝謝再聯絡」的霸氣去哪裡了?難道男人長大到開始變老的時候,就會想回到媽媽的懷抱當乖寶寶,沒用到每天不聽聽嘮叨就睡不著覺? 我想到我那伶牙俐齒的老婆。有一次她出國採訪十幾天,沒人在我身邊唸東唸西的,搞得我還真不習慣。真沒想到,兩個人一結了婚就像是英法戰爭,一定要經歷一場百年難休的孽緣啊! 既然是戰爭,在戰場上就要講究有利的戰鬥位置。戰爭雙方必定有強有弱,但強的不一定贏,弱的也未必輸。歷史上戰爭這麼多,總有一場戰爭的某一方角色適合你扮演。你猜我參考的是哪一個? 答案是八二三砲戰。君不見那砲彈落如雨下,砲聲震耳欲聾數日夜,無一吋土地得以倖免。可是老共最後有把台灣怎麼樣嗎?沒有,還會拿你的砲彈做成菜刀賣到缺貨,成為台灣最早期的文化創意產業。 所以你問我在家中的地位為何如此卑微,其實是你不懂我的戰略觀。把老婆纏在戰場上相糾纏到一種打不贏也輸不去的境界,是多麼高深的戰略運用啊!而且如果敵人不夠強,像是美國打吐瓦魯,打仗還有意思嗎? 何況我老婆雖悍,還是悍得很有意思。別人家的悍妻是讓老公連屁都不敢放一個,我家的悍妻則是在放屁之後還會問:「老公你愛不愛我?」 你說,有這麼可愛的悍妻,這仗我是不是只得繼續打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