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0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有什麼好恭喜的?

---------------------------------------------------------------------------------------------------------------------------- 最近因為換了新工作,我最常聽的一句話就是:恭喜你啊! 「恭喜你啊!」一個在路上巧遇的朋友熱情地對我說。 「……有什麼好恭喜的?」 「又高升啦,跟著老闆繼續打拼,未來一定可以開創出另一番新的局面喔!」這個朋友可是真心為我高興,在他眼中我的際遇如此美好。 我想,這應該是一種正常人的良善表現,不過也是一種顯然跟我不太熟的表現。 「我哪有什麼好恭喜的,我只不過是在不同的位置上做著一樣的事情而已,差不多啦。」 我的回答很nice,但心裡很無奈。六年不到老闆沒換過,辦公室倒是換了五個;政治幕僚的工作那個位子都大同小異,一樣地繁雜忙亂;領的薪水還可以,但是和被犧牲的生活品質完全不成正比。 持續地過著這樣的日子,哪有臉接受道賀呢?反倒是與我境遇相反的人,正在體會我無法感受的幸福。 「你真的要離職了嗎?」我打電話問一個同樣是政治幕僚的朋友。 「對啊,我想回家相夫教子。我老公說他願意養我。」 「可是這樣不會可惜嗎?你其實做的不錯。」 「你知道嗎?那天W跟我說,在他上班的最後一天,送老闆離開了辦公室,然後一個人跑坐在咖啡廳裡,」W是一個剛失業的政治幕僚,我們共同的朋友:「他突然領悟到,儘管我們工作時讓自己投入得昏天暗地,但是這個世界沒有我們在這些位置上,還是會一樣照常運作。所以,沒有一定非我不可啊!」 「說的真好。沒有一定非我不可。」我像鸚鵡般重複了這句話。 她繼續說:「我們離開了,對老闆和同事來說其實也差不了多少,但是我的小朋友可能覺得有沒有我常常陪著他們會很不一樣喔。所以我幹嘛不把時間花在更珍惜我的人身上?」 我還是覺得這個朋友離職是很可惜的一件事,但是我的腦海中已經開始勾勒出她在家陪小朋友寫功課、一起去附近公園遛狗的畫面。也許收入會少一些,但真的是很難得的幸福。 「那W最近在幹嘛?」 「他啊,以前每天在辦公室工作15個小時,最近應該是每天和老婆在家裡『慰安』吧!哈哈哈!」 我很喜歡我周圍的這些朋友,做著一般人以為很有權力的政治工作,但是從來沒有那種捨我其誰的猖狂。別人可能會因為他們的頭銜,而以為他們擁有令人羨慕的地位;但他們卻像是苦力一樣地工作著,隨時能夠放棄別人汲汲鑽營想要得到的位置。 當然,也有很多我們的同業不是這樣。這是我對他們的離去感到有點不捨的原因。 我想到一個月前,曾有那麼兩天的時間,我以為自己也即將要擺脫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的政治幕僚生活。 那兩天是很奇妙的經驗,我在心中不斷地編織著一種生活圖像,想著以後每天可以完全不理會難看的政治新聞、在咖啡館裡一邊抽煙一邊寫文章、在誠品看一整個下午的書、在廚房做義大利麵等老婆下班、在七號公園裡慢跑、在印度一個人旅行…… 我的命還沒有這麼好,但終有一天這個夢會成真。看到這麼多政治人物來來去去身不由己,我多希望在離去的那一天,我可以宣稱,是「我」掌握著自己的命運。 所以,我的朋友們,你們即將擁有自己的生活,你們才應該接受大家的恭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