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71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王建民與美滿婚姻

---------------------------------------------------------------------------------------------------------------------------- 2006年,如果不是有了阿民,台灣會是什麼樣子? 這麼小小的一個地方,也不過就兩千多萬人,可以吵成這樣鬼哭神號,像是趕流行一樣的鬥爭和爆料。還好有王建民,讓我們不必將就難看得要死的中華職棒,讓我們不必被超級低能無知的新聞台綁架,還讓我們願意起個大早,把洋基隊當成中華隊來加油。 這一年來,王建民平均每五天一次的先發,就是我們幸福的泉源。看到他贏球,就覺得一天的心情多麼美好;看到他表現失常,我們不會像在立法院罵官員一樣說「你無能狗官啊!」,而是體諒與疼惜,覺得他能站在那棒球聖殿投球就已經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 倒扁紅軍取消在凱道播放王建民投球,表面上是不願意被指責活動氣氛太輕鬆,但我認為這一定有經過計算。你想,萬一不分藍綠、不分總統府內外,大家共享同樣的悲喜和心情起伏,都一起幫阿民歡呼加油,比賽結束後如果阿民還贏球,阿扁衝出總統府來和施明德擊掌慶賀,大家一起喊著「阿民加油!阿民加油!」,這倒扁哪還倒得下去? 輕易地把這分裂的彈丸之地溫柔撫平,就是這個26歲大男生的本事。 但他撫平的絕對不止這個分裂的社會,還包括我的婚姻生活。當然,我的婚姻絕對沒有台灣社會這種變態的撕裂氣氛,但是也才幾個月前,我們家還真的曾經為了棒球,搞過一國兩制。 事情是這樣子的。儘管我是棒球迷,但我那聰慧伶俐的內人,什麼都懂,就是剛好不懂棒球。什麼?台灣有人可以不懂棒球?我知道你一定會這麼問,但這也剛好解釋了為什麼我是這樣的珍惜她,像是保護「野生稀有動物」一樣地呵護著她。 老婆的不懂棒球,還算是小有名氣。她曾經提出過幾個很「經典」的棒球問題,例如「一壘是哪一個?」、「為什麼球打出去以後有人跑有人不跑?」、還有「他們為什麼都要一直吐口水?髒死了!」這樣的人如果逼自己和別人聊棒球,不知道算是誰的痛苦。 所以你就可以想像,當我從紐約回來,興奮地展示給她看我和王建民的合照、還有他的親筆簽名球、和那支簽名用的筆時,她那冷淡的表情了。 因此在這個球季初,每當我在半夜一點、四點、或是早上七點掙扎起床看球,她都會提出抗議。 「你幹嘛又起來看棒球,我不喜歡半夜醒來你不在旁邊!你白天不用上班啊!」 我婉言解釋著這不過是幾天才有一次的盛會,又不是天天都這樣。 「可是你早上都佔住電視!我不要看棒球,我要看新聞!」 我花了好大一番唇舌,才讓他瞭解棒球對我的意義,告訴她我在美國旅行的時候,每到一個城市就要去那裡的球場看球,舊金山巨人、奧克蘭運動家、紐約洋基和大都會、巴爾的摩金鶯、洛杉磯道奇、亞利桑納響尾蛇、甚至連蒙特婁博覽會隊我都沒放過。當然,還有在台灣幾度兄弟象的封王戰。 「請妳理解,這是我生命的一部份。就像你每到一個城市、一家百貨公司或一個機場,就一定要去逛GUCCI專櫃一樣。」這樣講應該是很卑微又淺顯易懂吧?她竟然沒再和我爭辯了。 為什麼看王建民要像看A片一樣躲著老婆呢?真不明白。 但是奇妙的事終於發生了(我說過王建民真的很有本事)。隨著阿民的表現越來越好,瘋阿民從單純棒球迷的沈溺變成了全民運動,老婆有一天忽然宣稱:「我的偶像是王建民!」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王建民現在是一種流行啊!只要是流行的事,我就有興趣。現在不迷他就落伍嘍!」 好個流行大師!我有點呆掉不知道該如何回話。那,老婆,妳知道王建民最利害的球路是哪一種球嗎? 「我知道!是滾地球!」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真是雖不中亦不遠矣。 一開始,我還當她是在鬼扯蛋,但是說也奇怪,之後我半夜起床看球,儘管鬧鐘總會在半夜一點刺耳地響起,儘管我夜裡壓抑的歡呼聲仍然有點吵人,但當我滿足地在凌晨四點回到床上時,老婆竟然還會像說夢話般地問我: 「贏了嗎?」 「對啊!投得很好哦!」我輕聲不敢太放肆。 「嗯,好利害喔,贏了就好。」說完她沈沈睡去。 王建民現在應該已經知道,他對紐約人和台灣人有多重要了,但是他應該還不知道,他對於我婚姻幸福的魔力。 他的魔力,就像他的下沈球一樣,真讓人摸不著頭腦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