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傑森等等我(since 2005)
關於部落格
Jason是一個過去很奔放,但現在很壓抑的人。
這是他用來抒發心聲並向過去哀悼的角落。
  • 1369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失去戰場的戰士


------------------------------------------------------------------------------------------------------------------- 

我打開報紙。教育部說,2020年教官將全面退出大學校園,大學教官的歷史性功能已結束、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學校應勇於面對改革。

有意思,沒想到教官們也有今天。
 

我一直覺得教官是一群「失去戰場的戰士」,只是現在我不知道要如何解釋這句話:是說教官明明是軍人卻不上戰場而被分發到只有平民學生的校園?還是教官們如今即將失去在校園裡捍衛國家的空間? 

反正,什麼屁股就該坐什麼板凳。在校園裡,維持秩序是老師的事,保護安全是警衛的事,輔導學生是心理諮商師和生活輔導員的事,校園裡沒有什麼事情是非得交給一個受軍事教育的人來做的。你是軍人,就去軍隊,何必跑來學校湊熱鬧? 

象棋的棋子幹嘛跑來圍棋的棋盤? 

我們有理由相信大部分的教官不是壞人,只是被擺錯了位置;但有時擺錯位置的好人比壞人還麻煩:一個好人會相信自己做的事情一定是好事,所以反對好人做好事的人,應該是壞人,而好人就應該對付壞人──也就是我們這種人。 

於是校園裡軍人與平民的長期對抗,就這樣莫名其妙地上演。
 

以前我高中裡面有一個叫「黑毛」的教官,好像跟理髮廳有勾結似的,總是站在校門口對我們「永遠不夠短」的頭髮吹毛求疵,被逮到的先是被叫過去罵一頓,然後當晚就得去理髮廳向師傅報到,第二天再向教官報到。我不知道國家栽培他念軍校是不是專門學這個,但我相信他在軍校裡受了不少苦,而且很想轉嫁在我們身上。
 

到了大學,我也不太記得教官有「輔導」我任何事,唯一一次他來找我,就是談我在系刊上寫的一篇罵國民黨的文章。然後他很剴切地諄諄教誨,說國家也很努力在改革啦(媽的國民黨就國民黨,幹嘛把國民黨說成等於國家!),要慢慢來啦,社會要安定啦,你們不要太激進啦,等等。

廢話一堆。
 

根據我對他們作業規程的瞭解,他回頭應該是把我寫進他的工作報告裡,做為他在學運猖狂時期身為一個台大教官所肩負保國衛民重責大任的貢獻之一。日後這份資料伴隨著我的預官錄取紀錄、以及在街頭撒野不小心被報紙拍到登載報上的相片,在教育部軍訓處裡彙整後送進了部隊政戰主管手中,當然也成為我軍中長官判讀我「戰力指標」的重要參考依據。
 

至少部隊裡的政戰士是這樣告訴我的。他們對我還沒入伍前的「豐功偉業」可是瞭若指掌。
 

那個時代教官好像有一種分工:高中的教官管頭皮以上,大學的教官管頭皮以下。我不知道這是誰規定的,但不管是以上或以下,那個時代我們頭皮周圍的地方大概都被視為軍事管制區。
 

現在學校要走向完全解除軍管的最後一步了,但還是有人在立法院急著跳腳。好吧,教官熱愛者們,還是送你們的小孩去軍校吧,那裡有數不清的教官可以讓他們成為堂堂正正的好人,不會受到校園的污染。讓我們死老百姓的子弟們在校園中不自愛地自生自滅吧,這是我們應得的。
 

去你的教官,去你的戰場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